深入体验第一部虚拟现实纪录片

来源:TIME

戴上虚拟现实的头戴设备给人的感觉就像戴着一副华而不实的眼镜:笨拙,没形象。但是某种程度上它们又比较有趣。这个月初,我获得一个在TMIE的会议室体验Oculus Rift的机会。欣赏了《Zero Point》中一些影像,《Zero Point》是第一部用虚拟技术拍摄的3D 360度电影。

戴上之后,我完全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我发现自己置身于完全不同的环境—— 一个虚拟的被水牛包围的草原,一个沙滩,沙滩上还有一个美女,最后体验了一次军事训练。最开始我有点无所适从,但是很快就习惯了。看来我的大脑能像接受现实世界一样,也很快地接受了虚拟世界。当我最后回到现实的会议室,这一切又似乎平淡无味。

《Zero Point》中的一画面

《Zero Point》中的一画面

这部叫的《Zero Point》的电影是由Danfung Dennis的科技创业公司 Condition One的牵头,通过虚拟现实领域中的拓荒者、研究员和开发者联合制作。这部电影用到了3~30个镜头,每个镜头会在不同的有细微偏差的角度同时拍摄,然后将所有影像合成起来,给用户一种无缝的体验。为了观看这部电影,你得要有一副目前只提供给开发者的Oculus Rift头戴设备。

1994 - Nintendo Virtual Boy / 2014 - Oculus Rift

Facebook最近对Oculus VR的收购(Oculus VR开发了虚拟现实头戴式设备Oculus Rift),极大地推动了虚拟现实技术产业的复苏。几十年来,游戏产业一直未能成功引入沉浸式头戴设备,但现在,这种技术发展到能用来作为纪录片的制作工具。

“传统的电影制作和剧情叙述的方法不能适用了” Dennis 告诉 TIME:“这里面没有视窗,确切来说是由观众或者用户来选择那些能让他们感兴趣的视野”。

“任何能帮助解说员为观众以及我们目前所关注的东西带来更多的理解和共鸣的事情,都是值得探索的”,多媒体工作室MediaStorm的创始人、兼执行人Brian Storm提到,“这也许要花点时间,但可以确信地说在虚拟现实中可以让重要的解说提高一个层次”。事实上,沉浸式体验能为观看者和观看内容之间更深层次的交流,甚至是情感的交流提供空间。

用来拍摄《Zero Point》的摄像机

用来拍摄《Zero Point》的摄像机

类似的技术已经被军队用来开发飞行模拟器,以及被医生用来练习外科手术。Ford运用这种技术来帮助设计师设计原型车,NASA一直在试验远程控制火星上的机器人,甚至模拟在火星行走。

Dennis和他的团队对虚拟现实同样也有雄心壮志,他们认为在突发新闻中使用它,是一种能让观众置身于新闻现场的方法。这是观众所缺少的一种身临其境的体验。当然,这些愿景还需应对当前这些虚拟体验产品的过高的价格。

除了突发新闻,Dennis还设想这种技术可以引入到学校来扩充经典的课程,“他们不是在阅读关于古罗马的课本”,Dennis说:“他们就在古罗马”。

Dennis还希望制作关于紧迫生态问题的自然记录片,目标是带领观众到偏远的,生物高度多样性的地方。那些“由于森林砍伐而受到威胁,由于酸化而在消失的珊瑚礁,或者某些物种濒临灭绝”的地方,他说:“浓缩纪录片很复杂,需要抽象人类正在面临的问题以及我们懂得的经验。”

从Oculus Rift 头戴设备中看《Zero Point》

从Oculus Rift 头戴设备中看《Zero Point》

对Dennis来说,那只是一个出发点。最终我们将想要更多,而不是简单的观看,他说“我们想要我们的身体融入,我们的双手融入。我们将能站起来,围着场景走一圈,这将是激动人心的。”

Dennis赞同完全沉浸式的虚拟体验是可怕的这一说观点,对于某些人来说甚至是危险的,但是他相信暂时最大程度地模仿现实是一种自然需求,至少对他来说是这样的。

可是,就算最简单的科技设想的实现也都需要大量的软件创新,最初的问题应该是什么时候开始,而不是要不要开始。

原文链接https://yivian.com/news/1030.html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英文阅读:点击前往映维网合作伙伴 RoadtoVR 阅读专业英文报道
入行必读:深度分析:VR的过去、现在、未来
入行必读:深度分析:AR的过去、现在、未来与现实

更多阅读推荐......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