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C CEO谈VR影视 联手斯皮尔伯格制作剧集

通知

本站已搬迁至 https://news.nweon.com,本站将保留一年左右。2021年底开始,本文会自动跳转到新站对应文章https://news.nweon.com/18548

YiViAn 2016年7月4日)在过去的数周时间里,主要的虚拟现实工作室都宣布获得了来自好莱坞的投资。这似乎预示着虚拟现实电影的时代已经开始。Within(原为VRSE)获得了Andreessen Horowitz和21st Century Fox等投资者的1256万美元投资。Felix & Paul则在A轮融资中得到了680万美元。来自中国北京的恒信移动则以2300万美元入股美国Virtual Reality Company(VRC)。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不断有热钱涌入虚拟现实,关于这个市场的炒作也是层出不穷。游戏与娱乐是目前最受人们关注的领域。而我们今天关注的话题是“统制片人可以成为虚拟现实电影制片人吗”。他们会把极具戏剧性的故事植入到虚拟现实这个沉浸式媒介之中吗?还是说,虚拟现实只是适合交互式的游戏产业而已?

VRC在今年年初制作了一部名为《The Martian VR Experience》的沉浸式视频。观众在戴上虚拟现实头显后会被传送到火星上,体验被困离的孤独,以及获救后的成功喜悦。

《The Martian VR Experience》集中体现了视觉媒介的惊人效果。VRC创始人Robert Stromberg前所未有地把叙事和情感植入到沉浸式体验之中。他曾担任过多部奥斯卡获奖作品的视觉特效师和艺术指导,这也为他的成功打上了结实的基础。

Stromberg一直是视觉效果方面的专家,并与多位好莱坞著名导演有过合作。包括:斯皮尔伯格、詹姆斯·卡梅隆、史蒂文·索德伯格、马丁·斯科塞斯等等。Stromberg的作品曾获得5个艾美奖,他也凭借《阿凡达》和《爱丽丝梦游仙境》获得2个奥斯卡最佳美术指导称号。

除了获得投资之外,VRC还得到了斯皮尔伯格的支持,后者将会担任VRC的顾问。最近我们采访了Stromberg,询问他如何在沉浸式格式中打造出一个引人入胜的叙事作品。

你在90年代推动了视觉特效的发展,现在在VRC,你又面对着另一个全新的视觉媒介。到底是什么吸引到你,让你进入虚拟现实行业呢,又是什么原因促使你成立这家公司呢?

从小时候开始,我就是一个很有创意的人。我一直梦想可以把自己传送到一个并不存在的世界上,虚拟现实可以帮我打造这么一个世界。对我来说,虚拟现实不仅是神奇,而且还很震撼。我之前并不认为这是可能的。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为电影打造背景世界。在制作《阿凡达》的时候,我开始看到技术的改变,我们可以打造出一个360度的世界。我们通过虚拟镜头制作电影,我知道人们迟早都可以将这些画面植入到观看系统中,让人们沉浸在那个世界之中。

我一直留心观察,后来执导了《沉睡魔咒》。大概也是那个时候,我听到Oculus被Facebook收购了。我当时立刻给Oculus打了电话,并介绍自己。他们邀请我去看看他们正在研发的项目。在那里,我看到了未来。从那天起我就决定要成立VRC。

我当时意识到,这个技术将要面世,但是没有人在谈论内容。所以这是切入内容这一块市场的最好时机。我知道想获得成功,内容和技术必须共生发展。

你曾说:“媒介将会改变,但是叙事方式仍会一样。”这是否是说虚拟现实的叙事模式仍会一样,还是说这个媒介需要有别于标准电影的方法呢?

虚拟现实是一个全新的媒介,以前电视对于剧场来说也是全新的媒介。虚拟现实是介于真人表演和电影化叙事之间的事物。对我来说,虚拟现实才刚刚起步,我仍然不相信人们已经解决了这个媒介所面临的困难。我们已经准备好讲故事,但是在虚拟现实中应该怎样做呢?很多人都在探索,我也是。我相信,在未来几个月内,或者一年内,人们将会摸索出一条道路。许多人正在制作一次性的内容。但在VRC,我们正在尝试打造一个完整的,电影化的,能唤起观众情感共鸣的故事叙事内容。我相信我们就快实现了。只需要等到这项技术发展到一定的地步,让我们可以在故事中唤起人们真实的情感。

打造一个好的虚拟现实电影体验需要什么呢?需要专注于什么事情呢?使用这个媒介又面临着怎样的困难呢?

两年前,我需要向自己证明,这个媒介是可以应用于电影的。所以我所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制作了一部4分钟的短片,并加入了电影音乐等等元素。我发现这个新媒介是大有作为的。随后我们便开始制作《The Martian VR》。一开始,虚拟现实只是开始作为叙事的工具,浓缩版电影。后面我们加入了交互元素。这是一种混合,我们又是观众又是参与者。

我认为这将会重新定义讲故事的方式:你是一名观众呢?还是一名参与者呢?如果你把它看作是一个舞台剧,那么就像在剧场一样,在现场观看表演,你选择看哪里都行。但如果你把自己放在舞台上,这就会成为完全不同的体验。如果你还是认为自己是一名观众,那么你就会感觉自己像是在打扰别人的表演,如果你参与到人们的对话中,你会感觉更加尴尬。

视觉媒介拓展了我们体验事物的能力。但是这又会在哪些方面限制到叙事方式,你又是如何解决的呢?

我就举《The Revenant》这个例子吧。你使用相机作为框架设备,并通过移动相机来获取情感。你会有这些长长的可伸缩镜头,跟着节奏移动,但这仍然可以讲述一个故事。但当你沉浸在一个世界中时,使用传统的编辑就会显得不和谐。这也是我们正在实验的东西:如何顺利地过渡并让观众感到他们是跟着故事走。

在虚拟现实中实现过渡是有很多方法的。在《The Martian VR》中,我们使用了“box cutter”的做法。在3D屏幕上,你有3D图像,它会按照电影的编辑推动故事发展。这有点像是在作弊,但这是技巧。我认为随着时间的发展,我们将会发现更多实现平稳过渡的方法。在去年,这个技术已经可以实现两年前不能做到的事情。例如,实景捕捉(Live capture)。我们可以捕捉演员的表演,并将其植入到那个世界中。当我们的工具箱拥有所有的元素之后,我们就可以深挖故事中的情感。

我们还需要等多久才能看到时间更长的虚拟现实电影呢?沉浸在虚拟世界中的时间限制是多久呢?

《The Martian》只有12分钟,但可以延长至20-28分钟。这主要取决于你如何跟里面的元素进行交互。我们意识到对人们来说,20-28分钟的沉浸时间并不是什么问题。更长的时间会引起明显的晕动症,但总的来说,我们正在研究如何使用相机。我们移动相机的速度可以有多快?在沉浸环境中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会让人们感到不舒服?

我从《The Martian》中获得最大的体会是,为确保视线准确,你需要经常调整你的头部。否则,大脑就会告诉你,有些不对劲。人们会感到不舒服,但是后来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所有的事情都在测试之中。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们知道了什么会让人不舒服,什么会让人舒服。我认为,以后或许会有关于虚拟现实的评级,大家会了解到什么评级的内容是适合自己的。这将会实现,但不是现在。

你们正在研究的项目是什么呢?

我们涉及的项目有很多,但是我们现在正专注于高端内容。可以最终实现盈利的内容。

我们正与斯皮尔伯格合作,我还不能向大家公开这个项目,但我唯一可以透漏的是,这是系列视频。回到时间限制那个问题,我认为第一代的虚拟现实电影会比较短。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谁会是第一批用户?第一批用户是年轻一代以及游戏玩家。小孩子可以整天呆在那里。一开始,我们会推出10-12分钟的短片。当拥有更长的虚拟现实电影时,我们还会引入中场休息或者暂停,观众可以选择继续或许休息一下。这种模式跟以前观看3到4小时的电影一样。但不是为了去买爆米花,而是为了调整状态。

好莱坞对虚拟现实普遍的看法是什么?是否只是一个时髦术语,还是说一个更加可行的叙事媒介?

我认为是,虚拟现实是一个时髦术语。当人们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他们会惊讶。我认为我们需要小心。现在已经有足够多的娱乐价值和内容。当我们去机场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每个人都在低头看手机,或者是平板电脑。每个人都会花数个小时的时间上网。那么虚拟现实是否也会成为人们娱乐的方式呢?那么就要看虚拟现实是否能够提供吸引人的内容。

引用参考engadget

全民纠错:如果您发现不实信息,欢迎向我们(微信:ovalplus)反馈。核实后,将根据具体情况给予1~50元现金奖励。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