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现实——真实的虚拟共鸣


Qualcomm & Pico XR创新应用大赛获奖作品

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了头戴设备制造商Oculus Rift,这足以突显虚拟现实行业目前是多么地吸金。虚拟现实技术可以缓解临终前的痛苦,把人们带入比现实世界更加“真实”的世界。

我有一个朋友的奶奶今年101岁,每天晚上都听着收音机入眠,在其他声音中寻求安慰,以防自己在一夜之间遭遇不测。

对于她这个岁数的女人来说,用这种模拟法来排解生命末期的恐惧是可以理解的。换作是中年人,他们可能更喜欢带着手提电脑或手机上床睡觉;但如果是更年轻的人,几乎可以肯定是虚拟现实设备了。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有一个名叫Roberta Firstenberg的老奶奶,因身患绝症而瘫痪,无法出门看望并祝福自己的孙女Priscilla,而这又是她最想做的事情。

幸运的是,Priscilla是一个电子游戏设计师,熟悉虚拟现实技术以及它的潜力。她联系了先进虚拟现实头戴设备的制造商Oculus Rift,后者寄给Priscilla一个开发工具包,供她和她的奶奶一起使用。

经过几次指导和演示后,Firstenberg太太迷上了这个设备,她的孙女也成功把她最爱的景色、声音和气味拼凑在一起,让她能在乡下虚拟漫步。

四周后,Firstenberg太太去世,毋庸置疑的是,她在临终前得到了慰藉。

X世代(注:出生于60年代中至70年代中期的一代人,有高等教育但失业率高,排斥消费文化并前途渺茫)作家Douglas Coupland在他的作品中也描绘了科技如何帮助受生理创伤折磨的病人。虽然Coupland的想法在他写书的90年代看起来天马行空,但得益于虚拟现实技术的成就,Firstenberg太太的经历在未来有可能被重复几百万次。

虽然让临终关怀医院,甚至是安乐死中心的病人在服用镇静药物的同时使用虚拟现实头戴设备的想法在2014年还像是异想天开,但很有可能在今后的两三年内就会变成主流思想。

这项技术极有可能成为共鸣感体验的变革者,而且不仅限于临终的人。它将把我们带到世界的其它角落,让我们切身“感受”被埃博拉病毒折磨的痛苦,或者战火纷飞的叙利亚,这些都将是极具震撼的体验,并加深我们对世界的理解。

尽管在1984年,心怀善意的流行歌手们资助自己想要帮助的人比重录一首与非洲相关的歌曲能产生更大的区域性影响,但现在这样的资助却几乎是无礼的。然而,给这些歌手几次机会,让他们头绑虚拟现实的头戴设备,体验真实的非洲,就算不能改善他们的态度,也必定会提高他们音乐的抒情水平。一家名为Rewind FX的英国公司正在这个领域大步迈进。Rewind FX总部设在Hertford郡的St. Albans,而不是在伦敦的Shoreditch(注:东伦敦的新兴文艺区)中心,与虚拟现实行业的世界知名品牌、机构和游戏公司合作,“创造沉浸式的现实和制作精巧的故事”。

Rewind FM的创始人兼总经理Solomon Roger表示:“虚拟现实技术可以用于积极的共鸣感体验,比如让残疾人士超越自己的身体缺陷,参观无法到达的地方,让他们重获行动的自由,正如我们的伦敦Rift体验展所做的那样。同时,它也可以充当强有力的‘理解’工具,为人们进入他人的世界,提供前所未有的高级别沉浸感体验。最近很火的视频如一个女人在纽约行走的10小时,如果人们能够通过虚拟现实体验,真真正正穿着主人公的鞋子‘行走’,那效果一定更震撼。”

在上个月伦敦的一次展览上,我有幸亲身体验了虚拟现实科技,过了一把两分钟的红牛特技飞行锦标赛选手瘾,感觉与我最近和古怪的飞行员朋友一起体验的“真实”特技飞行一样刺激。

其它的演示如火人节上的“音乐之旅”则没那么令人印象深刻,但Roger早前提及的伦敦Rift体验展的确是360度“沉浸”到另一个世界。

Google眼镜的发布提高了人们对可穿戴技术不切实际的期望,Rewind FX的成果却向大家展示了:除了Oculus Rift头戴设备可以帮人类减轻进入下一段生活的痛苦一样,可穿戴科技还大有可为。

Firstenberg太太和她孙女的经历也许更多是关于死亡,而非生活,但生活在一个不同的现实世界,由数字内容创造出“身临其境”的共鸣感,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容易。

VIA telegraph

原文链接https://yivian.com/news/3338.html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英文阅读:点击前往映维网合作伙伴 RoadtoVR 阅读专业英文报道
入行必读:AR/VR,下一个计算机浪潮,下一个三十年科技文明!

更多阅读推荐......

发表评论(仅展示精选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