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未来或将主宰的四波AR浪潮


文章相关引用及参考:techcrunch

苹果可能会主导四波AR浪潮和你的增强未来。

映维网 2017年7月19日)我们在过去几年中一直强调,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是第四波消费者技术浪潮,而AR有可能比VR更具前景。但AR本身并不是一波巨大的浪潮,而是由四大波浪所组成:移动AR软件、移动AR硬件、系留智能眼镜和一体化智能眼镜。这四起浪潮可以把去年的几千万用户和12亿美元市值发展成2021年的十多亿用户和830亿美元市值。浪潮已经开始。

消费者技术浪潮不尽相同。有些是阵阵波纹,其他开始很小,但后来可以掀起大波浪,并偶尔伴随有海啸出现。那每一波AR浪潮会是怎样子呢?下面让映维网和大家一起看看吧。

  1. 移动AR软件:支持智能手机/平板的AR软件,如面向iOS的苹果ARKit和Facebook的Camera Effects Platfrom。

  2. 移动AR硬件:专门的智能手机/平板的AR硬件和软件,如谷歌Tango手机。

  3. 系留智能眼镜:需要搭配智能手机/平板或PC主机的AR智能眼镜,如Meta智能眼镜。

  4. 一体化智能眼镜:无需任何外部主机的独立AR智能眼镜,如微软HoloLens

一. 移动AR软件

移动AR软件是横空出世的海啸,比如《Pokemon Go》在第一年的下载量已经超过了7.5亿次。虽然皮卡丘让消费者初尝了移动AR的滋味,但Facebook的AR平台和苹果的ARKit将能把移动AR软件普及成真正的消费者平台。

苹果的ARKit需要至少是iPhone 6s、iPhone SE、2017 iPad或iPad Pro,而今天兼容ARKit的设备多达3亿-4亿台。iOS 10在推出一年后已经得到了86%的iOS用户安装,所以我们可以假设iOS 11将会出现类似的轨迹。而随着iPhone/iPad的销量持续增加,ARKit在2018年底可能会拥有最多4亿台兼容设备。

Facebook的Camera Effects Platform正把目光瞄准12亿月活跃Facebook Messenger用户,12亿月活跃WhatsApp用户和7亿月活跃Instagram用户(彼此间有大量的重叠)。在Status推出10周后,Facebook把15%的WhatsApp用户迁移到这一平台;在Stories推出不到一年后把29%的Instagram用户迁移到该平台;在Direct推出4年后把54%的Instagram用户迁移到这一平台。类似的增长曲线可以在2018年底之前为Facebook的Camera Effects Platform提供约4亿名用户。

除了上述两个主流平台外,腾讯、Snap、LINE、Kakao和Snow的消息应用;谷歌和百度的地图应用;阿里巴巴,亚马逊和eBay的电子商务应用;以及消费者(非游戏)、企业、游戏、线下娱乐、视频和其他尚未有人想到的移动AR应用都能为移动AR软件浪潮贡献力量。到2021年,移动AR软件的浪潮可以为超过10亿名用户提供服务。

与早期的iOS/安卓一样,移动AR应用的寒武纪爆发将出现在这些平台,使其成为开发者的大淘金时代。随着移动AR软件用户迁移到移动AR硬件、系留智能手机和一体化智能手机浪潮,移动AR软件看起来就像是后三者的主导。

二. 移动AR硬件

尽管苹果的ARKit和Facebook的Camera Effects Platform应用可在许多标准智能手机上正常运行,但移动AR硬件的附加传感器、CPU/GPU和相关技术的提升可以优化用户体验,因为计算机视觉和即时定位与地图构建(SLAM)是至关重要的要素。

由于手机的迭代周期为2.5年,而高端手机占总体销售额的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取决于厂商和地理位置),所以AR手机在未来12个月内的安装基数可以达到千万台,到2021年能够超过4亿。换句话说,移动AR硬件可能需要五年时间才能达到与明年主流移动AR软件平台相同的规模。

这将使得移动AR硬件用户群成为移动AR软件的高端子集(除苹果之外,但最终都一样)。移动硬件厂商可以在这个市场上做得很好,而面向对价格敏感的早期采用者的移动AR软件开发商也可能获得更好的营收。

三. 系留智能眼镜

当说起“AR”时,大多数人会想到“智能眼镜”(或《钢铁侠》)。但智能眼镜要成为大众消费品必须克服五大挑战:(1)杀手级设备(即苹果质量的设备,无论是由苹果还是其他厂商生产的产品);(2)全天续航;(3)移动连接;(4)应用生态系统;以及(5)电信交叉补贴。虽然似乎目前大多数的目光都放在杀手级设备上,但有另外两个挑战尤为难以克服。

直到电池技术出现重大突破之前,一款轻量级的AR智能眼镜如果不通过电池组或热插拔电池的供电是很难处理大功率任务(企业客户可以接受,但难以向普通消费者推销)。这并非一个微不足道的问题。此外,在安装基数达到一定规模之前,让开发者把重注赌在这个全新的平台以打造一个生态系统存在极大的风险。所有新的科技平台都会面临“鸡还是蛋”的问题。对此,移动系留智能眼镜可以提供潜在的解决方案。

智能手机和系留智能眼镜共享处理、显示和传感器只能为你提供有限的续航时间。如果它们通过线缆进行连接,设备的续航能力将不再成为问题。但假设可以实现无线(如苹果手表和AirPods),这可能会给设备之间的通信带来好处。

苹果、Facebook和腾讯的移动AR软件生态系统也可以无缝地转移到系留智能眼镜。尤其是苹果,ARKit可以伴随大量的移动AR软件开发者迁移到“iGlasses”。我们目前的看法是,苹果可能会在2019年左右进入移动系留智能眼镜市场,并迎来三星、华为、Facebook和腾讯等厂商的激烈竞争。

因为移动系留智能眼镜只是智能手机的外设,而非替代品,用户将需要购买、充能和携带两个设备。到2021年,额外的不便和成本可能使市场规模限制在数千万用户基数之内。相比之下,移动AR可能在同一时间段内拥有数十亿用户。

需要更多计算能力的PC系留智能眼镜可能仍然会比较昂贵,专注于企业市场,和拥有更小的安装基数。它们也可能不会直接从移动AR软件生态系统中获益。这种轨迹已经出现在VR市场,其中移动系统与PC系统的等比是10:1。

四. 一体化智能眼镜

你可以购买一体化智能眼镜(HoloLens),但价格(约3000美元)、外形尺寸(重一磅,视场有限)、续航能力(2-3小时)、应用生态系统(消费者应用有限)和移动连接(仅限Wi-Fi)将其限制在当今的企业市场。像Magic Leap这样的高端初创公司正在试图解决AR的五大消费者挑战,但一体化智能眼镜似乎是消费者AR的第四轮浪潮,也是最后一波浪潮(至少在《黑客帝国》出现之前)。

但好事属於愿意等待的人。移动AR软件将解决应用生态系统的问题;系留智能眼镜可以解决杀手级设备的问题;移动连接很容易解决(尽管不是全天);电信运营商已经在销售AR手机来实现更多的数据收入;但无需电池组或热插拔电池的全天候续航能力仍是一个挑战。再次,如果没有电池技术或设备效率的突破,一体化智能眼镜可能无法在2020年之前完全取代你的智能手机。

当一体化智能眼镜准备征服消费者市场时,用户将采用恢复到手机迭代周期。早期采用者将率先通过一体化智能眼镜取代他们的智能手机,但我们到2021年仍会谈论特斯拉市场。通过类比,旧金山和沙山路之间的280号州际公路是高峰时段的特斯拉停车场,你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的马伦戈可看不到太多特斯拉。

苹果将主导你的增强未来

自2015年初以来,我们已经在强调苹果可以在AR市场上实现巨大的主导地位和盈利能力,就如同他们在今天的移动市场一样。硬件、软件、应用商店、开发商和零售商的端到端生态系统是其他人无法突破的天然优势(而且很多人都尝试过)。所有四波AR浪潮都有可能成为后人铭记蒂姆·库克的创新产物,并把苹果提升到史蒂夫·乔布斯遗产之外的新高度,使其成为一家拥有100年历史的企业。

Facebook的用户群、平台(Messenger、Instagram和WhatsApp等)、开发者生态系统、移动AR开发者工具、移动市场经验和财务能力可以为他们在移动AR软件中取得成功提供保障。不过,Facebook进入手机硬件市场的计划并不顺利,而且Facebook其余业务的顺利都比Oculus靠前,这使得Facebook进军移动AR硬件看起来不大可能(比如说一台Facebook AR手机)。

马克·扎克伯格相信智能眼镜的长期未来,但与苹果在这个市场上进行肉搏战可能不是公平的对抗。苹果的固有优势和消费者硬件DNA使其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而Facebook需要从零开始构建智能眼镜硬件生态系统。Facebook仍有可能会推出智能眼镜,但他们应该会坚持以AR软件为主。无论如何,预计Facebook对AR的投资将不会局限于Camera Effects Platform。

腾讯在移动AR软件上的潜力同样巨大,他们的微信用户已经超过8.46亿人。但如果腾讯希望在四大AR浪潮中占据中国市场的主导地位,他们或许会以独特的方式进入AR硬件市场。凭借微信的市场份额、腾讯的应用商店实力,以及中国手机市场的分散性,腾讯可以与国内主要手机厂商一起缔造由其占据主导地位的AR生态系统。这样腾讯的AR硬件、软件、应用商店、开发者和微信将有可能成为中国的主流AR平台。与Facebook一样,腾讯也可以完全避免AR硬件,只作为纯粹的软件厂商。

谷歌的地图、VPS和数据资源在中国以外的移动AR软件市场具有显着优势,但谷歌缺乏Facebook那样的移动消息平台,或是苹果那样的综合生态系统。Google Tango依赖于联想和华硕这样的硬件合作伙伴,但谷歌尚未赢得三星、华为、Oppo和Vivo的支持。如果谷歌可以做到,通向系留智能眼镜和一体化智能眼镜的路线将变得更加清晰。但如果没有,谷歌需要寻找另一条路径(可能是谷歌眼镜企业版的演进)。百度在中国面临类似的机遇和挑战,但在国内市场却是面对不同的竞争对手。

无论谷歌是否他们合作,三星、华为和其他手机厂商都没有苹果在生态系统,Facebook和腾讯在消息平台,或谷歌和百度在数据上的优势。为了突破今天的现状,他们可能需要投资和并购全新的AR功能。

阿里巴巴已经对AR投入了巨资,他们希望成为中国AR电子商务的领导者(腾讯的移动AR软件平台并不具备优势)。马云对进军有潜力的新市场从不畏惧,他可能会考虑从作为Magic Leap的主要投资者转变成所有者(假设Magic Leap能实现他们的承诺)。亚马逊和eBay在中国以外拥有类似的AR电子商务软件机遇,为消费者提供全新的购买方式。

微软尚未进军移动AR软件或移动AR硬件市场,也不清楚它将进入哪一个市场。萨提亚·纳德拉(微软执行总监)正把HoloLens的重心放在企业市场,甚至把Windows 10 VR交给PC硬件合作伙伴。微软的战略意味着HoloLens是他们在比赛中的唯一选择。当未来的HoloLens准备好进入消费者市场时,微软可能需要把移动AR和系留智能眼镜的开发者和用户从苹果手上抢走。微软曾在1981年取得了这样的成功,当时他们的领航者是一位名叫比尔·盖茨的年轻人。

Snap早在《Pokemon Go》、Facebook和苹果之前便已经进入了移动AR软件市场。但对于一个只有300万月活跃用户的封闭平台而言,Snap还远远比不上Facebook旗下的三大平台。

跟微软一样,初创公司Magic Leap、Meta、Avegant、ODG、Vuzix和其他(如爱普生)正直接拥抱系留智能眼镜或一体化智能眼镜,完全绕过移动AR。他们都把重点放在企业用户的创新中,以解决AR的五个消费者挑战。但当他们终于到达应许之地时,一群共同的敌人正在等待着他们。

苹果、Facebook和其他主要的AR开发者生态系统在这个阶段可能已经实现了规模化,智能眼镜有可能把当前主要平台的数十亿用户和开发者带到一个全新的革命性技术平台上。上一次这样的事件发生在2007年,一个名叫史蒂夫·乔布斯的男人在他50多岁的时候成功实现了这一创举。

“我尖叫,你尖叫,我们都尖叫着要冰淇淋”

库克在谈及AR时兴奋地说道:“我认为这意义非凡。我是如此的兴奋,以至于我真想大声尖叫。”在未来,苹果可能会主宰四波AR浪潮和你的增强未来,所以除了尖叫,库克或许可以考虑加上又蹦又跳。

原文链接https://yivian.com/news/33774.html

版权声明:本文系原创文章,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文到微信公众号。未按映维网规定转载摘编且又产生了法律纠纷的,映维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也不提供任何配合工作。
免责声明:映维网积极发布AR/VR以及相关领域的信息、数据和报告等,以推动行业的发展,但我们不对本网站上的任何内容(包括信息、数据和报告等)作出任何可靠性保证,我们不为任何投资、决策等担负任何责任。

微信打赏个呗

AMD VR社群候选群


Yivian 猜您还喜欢...

发表评论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