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尖上的VR,陈朝阳如何成为一名慎畏敏锐的创新者


文章相关引用及参考:映维网

陈朝阳不太敢再大无畏地去探索下一代产品,而更倾向于选择做一个紧跟市场发展的敏锐创新者。

映维网 2017年10月15日)在今年6月底和7月底,我(刘卫华)分两次前往了上海乐相科技公司(大朋VR)拜访他们的创始人兼CEO陈朝阳。在这两次中,我与陈朝阳交谈了近2个小时,让我深深地感受到国内VR创业者的无畏与慎畏。

陈朝阳早在10年前就已经在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的学校实验室从事AR/VR领域的技术研究了,包括AR在航空维修、情感计算等领域的应用以及VR头戴式显示器等,师从电子科技大学教授陈东义博士。陈朝阳同时也属于时下这波VR浪潮下国内的第一批创业者,在2014年就组建完大朋VR的创始团队。

早年大学时代的陈朝阳就曾研究过多种VR相关技术。其中他特别提到的是,他曾研究如何在一块微型显示屏上通过高清晰度(分辨率)实现沉浸式体验。当然他自己也表示,放在今天这是一个错误的方向,陈朝阳感叹说:“帕尔默·拉奇(Oculus创始人)很讨巧,直接拿一块手机显示屏搞定这个事情了,FOV第一位,其次才是分辨率,这种方案一做出来沉浸感一下就好很多。”

陈朝阳大学毕业后去了英特尔从事芯片底层技术研发工作,之后又离职去朋友公司做了将近一年的OTT研发。但在2013年了解到Oculus Rift DK1之后,陈朝阳对技术的热爱和曾在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可穿戴计算机实验室的经历,让其最终还是走向了VR创业的旅程。

陈朝阳利用早年在英特尔工作期间积累的人脉资源组建了大朋VR的创始团队。但在说起组建创始团队时,陈朝阳则反复强调其在选人才上的审慎。陈朝阳表示,早期的公司经不起风吹浪打,所以由他组建的大朋VR创始团队都是30岁以上的有丰富经验的人才。陈朝阳认为年轻人(尤其是90后)很难意识到潜在的问题,而可能会给创业公司带来灾难性的“初生牛犊不怕虎”。

陈朝阳说:“公司发展三年多的时间,几乎每一天都是在刀尖上走过来。能活到现在,应该得益于公司的人才观。

但陈朝阳即便是组建了一个有丰富经验的团队,也不代表他们能避免犯错误。所以在创业之初,爱捣鼓爱折腾的陈朝阳也表现出其无畏的一面。

陈朝阳透露说,最初他们研究了一个反射式的Cardboard VR眼镜盒方案,即将手机放置在眼镜盒的上方并保持手机屏幕向下,然后通过镜片反射进入透镜。当然,这个项目最终因量产失败而结束。现在,我们都知道移动VR是将手机放置在盒子的正前方并保持手机屏幕面向人眼(透镜),相对而言这是一种直射式解决方案。大朋VR旗下的软件“3D播播”最初就是为这个反射式眼镜盒专门设计的,其中的内容都是倒置的,以致于3D播播后来还需要针对市面上的移动VR再进行倒置校正。

陈朝阳说:“我们一开始做的时候,这里面存在不确定性,光学有多种解决方案,但到底哪一个才是正确的路径呢?现在大家都知道正确的路径是这个样子(直射式),但那个时候大家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我们不知道头显消费级版本到底是怎么个做法。

大朋VR的Cardboard VR眼镜盒方案是在2013年底开始设计,而谷歌在2014年的谷歌I/O大会上正式发布了Google Cardboard参考设计。我问陈朝阳他们在做反射式Cardboard VR眼镜盒方案期间是否已经了解过Google Cardboard参考设计。陈朝阳并没有正面回答我。

陈朝阳说:“当时也没预料到他(谷歌)发的这个东西就一定是个标准。后来Google Cardboard类产品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们也就意识到这种方案已经被大家接受了。厂家都这么做,那我们也只有跟着做。

大朋VR的第一个Cardboard VR眼镜盒项目最终没有逃过量产失败的命运,而屈从了华强北厂家的Google Cardboard方案。相信这个项目也让陈朝阳意识到市场的风云巨变。

陈朝阳说:“我觉得每天都在变化,每天有不同的厂商发布新的东西。行业目前没有到完全标准化的时候,现在这个阶段好多东西在变。

从2013年到2017年,市场的快速变化,让陈朝阳看得越来越清晰,变得越来越踏实、慎畏。

陈朝阳说:“13年14年的时候,很多东西还看不清楚,比较浮躁,不确定到底要做出什么样形态的头显。产品供应链不完善,99%的工厂没有听说过VR,不愿给你做,需要求着人家,跟工厂老板描绘一个VR的伟大前景。现在这条路就很清楚了,我们的一体机和PC头显,两条产品线往下走下去,产品做好是王道。

当7月底我第二次去大朋VR公司拜访陈朝阳时,陈朝阳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让我深刻感受到他的慎畏。他说:“卫华,你知道Oculus的下一代产品是怎么设计的吗?之前看你映维网有报道说可能会出变焦头显。”我瞬间感受到他在第一个Cardboard VR眼镜盒项目上的折戟沉沙。

陈朝阳是一个对自己技术能力非常自信的。陈朝阳早年在英特尔曾参与Google TV的芯片设计,并因此获得了英特尔全球员工年度最高荣誉奖。后来,在大朋的双目激光定位技术上,陈朝阳更是通过一些特殊的细节来表现出对其自主研发的自信。在今年的美国CES消费者电子展上,大朋VR展台的双目激光基站的内部结构设计都是敞开的,允许任何有兴趣的人去了解其电路板的设计等。

陈朝阳说:“当时Valve就派了很多工程师过来看,HTC又一堆的人过来看。看了以后呢,人家就无法可说了。

然而,但是面对市场的风云变幻,陈朝阳同样经历过长期的迷茫和忐忑不安,毕竟不是每一家创业公司都有Facebook这样的土豪撒下几十亿美金来喂养。到2015年,陈朝阳开始进一步有了对市场的慎畏,所以那时市场上也开始有“大朋VR是中国版Oculus Rift”的说法,但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陈朝阳意识到OLED显示屏的重要性,而成为国内率先采用三星AMOLED显示屏的厂商。OLED显示屏的视觉暂留效应比LCD显示屏小很多,可以大大有效降低晕动症

即便是有过硬技术实力,作为一家每天在刀尖上走的且资源匮乏的创业公司,如何最大限度降低风险、避免犯错是首要原则。所以如今的陈朝阳也不太敢再大无畏地去探索下一代产品的形态,而更倾向于选择做一个紧跟市场发展的敏锐创新者。

陈朝阳说:“我们犯的错误应该比同行犯的错误更少,这是让我们活下来的原因之一。钱是有限的,犯一个错误钱就打水漂了。比如,2016年国内活得好好的一家VR行业比较有名的公司,到2017年连个声音都没有,因为2016年他们做的产品量产失败了。

我之所以称其为一个敏锐的创新者,而不是追随者、模仿者,是因大朋VR并没有像华强北一样依葫芦画瓢地把别人的组装起来,而是在看清楚未来的发展主方向之后进行自主创新研发,比如大朋VR独创的双目激光定位方案,但他也不太再是反射式Cardboard VR眼镜盒时期的无畏探索者。

经过从2013年到至今的摸索,目前大朋VR的产品线已经主要稳定在VR一体机M系列,PC端系留头显E系列。另外根据Canalys的8月份报告,大朋VR也成为了中国市场份额占有率第一的品牌。映维网相信这也得益于市场给陈朝阳的足够经验与教训,让他有了更强的更敏锐的慎畏意识。

原文链接https://yivian.com/news/36865.html

版权声明:本文系原创文章,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文到微信公众号。未按映维网规定转载摘编且又产生了法律纠纷的,映维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也不提供任何配合工作。
免责声明:映维网积极发布AR/VR以及相关领域的信息、数据和报告等,以推动行业的发展,但我们不对本网站上的任何内容(包括信息、数据和报告等)作出任何可靠性保证,我们不为任何投资、决策等担负任何责任。

微信打赏个呗

AMD VR社群候选群


Yivian 猜您还喜欢...

发表评论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