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票售罄,作品秒拍,从圣丹斯看朋克独立VR工作室的兴起


Qualcomm & Pico XR创新应用大赛获奖作品

文章相关引用及参考:rollingstone

正如帕蒂·史密斯所说的那样:“我不 在乎过去,但我 在折腾未来”。对于虚拟现实,现在正是来一剂这种朋克精神的最佳时机。

映维网 2018年02月02日)在寒冷的虚空中漂浮,我低头看着无实体的自己。我唯一剩下的就是双手,而它们已经变成了黑暗中燃烧着的两颗火球。我挥舞着他们,陶醉于这种宇宙自我。突然之间,我感觉到更强大的存在,于是我转过身来,眼前是一个若隐若现的黑洞。墨黑色的庞然大物把我推进了旋转的气体和星尘带。我全身麻痹,无法逃脱。空间与时间的法则不再适用,这个黑点蛮横地吸附着一切。在这个一维点中,重力变成了无限。我被拉申为长长的光,被那个黑点吞噬。大约在同一时间,我发现脖子上有一种紧绷的感觉,经过进一步的检查,我发现原来我在转动时被Oculus的系绳所缠住。在向工作人员服道歉后,我摘下了虚拟现实头显,并且松开了自己。

由26岁的Eliza McNitt编剧并执导的《Sphers》是一次宏大的时空旅程。这是继她首部虚拟现实体验《Fistful of Stars》之后的又一力作。McNitt以通过虚拟现实来改变人们视角并传达宇宙的敬畏感而闻名。McNitt表示:“你只能想象科学,但通过虚拟现实,你将能第一次感受到科学。我并不只是想让你看到一个黑洞,我想把你带到那里,让你感到内心的眩晕。对我来说,没有其他媒介能够做到这一点。”

对于那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亦即VR将如何以及将于何时成为主流),McNitt代表了一类可能正在塑造答案的新浪潮。最终阻挡VR的并非是技术。更便宜,更高端硬件的下一个浪潮已经到来(包括Oculus Santa Cruz),内容才是关键。就目前而言,游戏远远超过其他形式的虚拟现实用例,但这个行业只有被更广泛的受众拥抱时才能实现真正的腾飞。Tilt Brush的受欢迎程度表明,有助于普及媒介的答案很可能是来自于学科和技能的交叉融合,艺术家,电影制作者,技术专家,用户体验设计师都能发挥自身的作用。无论McNitt正在做什么,她的付出似乎开始结出果实。《Sphers》在圣丹斯电影节上创造了历史,成功卖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150万美元。她说道:“这对我的团队来说是一个梦幻般的时刻。这令我们意识到市场是存在的。VR将能像电影那样俘获观众。”

可以确定的一点是,电影节的主题将继续由VR所主导。尽管需要排起一条长长的队伍,尽管头显充满了汗液,尽管有传言称头显会导致结膜炎,但New Frontier单元仍然是一票难求。《Sphers》只是参展的18款VR作品之一,另一个热门作品是《Battlescar》。这部动画故事讲述了女性在朋克时代中的作用,呈现了帕蒂·史密斯和Bowery运动的精神。你将会见证波多黎各裔美国女青年Lupe(由罗莎里奥·道森配音)在一年中的生命,她会因为流浪罪而被逮捕,她后来又组建了一支摇滚乐队。同为拉丁裔美国移民的制作人Nico Casavecchia和Martin Allais希望通过VR来探索关于身份与归属的问题。(注:帕蒂·史密斯被誉为摇滚女诗人,是70年代美国朋克音乐的先锋人物之一;Bowery是指位于纽约曼哈顿区东村Bowery街315号的CBGB摇滚俱乐部,这里是纽约地下音乐运动圣地,朋克运动的策源地。)

《Battlescar》那坚定的朋克精神和《Sphers》对宇宙的敬畏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但两者有两个共通点:扎根于纽约;并且得到了Atlas V的支持。Atlas V是圣丹斯电影节上唯一接受了两部作品的工作室。在纽约和巴黎都设有工作室的Atlas V仅仅是在一个月前创办,而创始人正是获奖作品《失明笔记》和《Alteration》背后的制作人。旧金山的虚拟现实是由科技和偏向于平台与眼球所驱动;洛杉矶的虚拟现实是由好莱坞电影制作人所主导,他们往往是根据现有IP来打造虚拟现实的延伸版本,比如说《霍比特人》,《权力的游戏》和《木乃伊》,而Atlas V则体现了纽约VR社区那种零散的,实验性的方法。这里的工作室没有筹集到足够的资金。相反,他们通过引人注目的概念来为项目带来人才和融资。

与此同时,像BaoBab和Within等美国西海岸工作室已经分别完成了超过3000万美元和5000万美元的融资。随着大量资金的涌入,马车经常会出现在马匹的前面。NextVR和Jaunt都完成了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他们一开始只是拍摄,制作和流式传输真实世界的360度视频。事实证明,坐在鱼缸里的感觉并不是十分吸引人,而Jaunt现在正在探索更具沉浸感,支持6自由度的内容。企业和风投不是一件坏事,因为如果没有资助,许多项目就会在水中死掉。这个行业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需要归功于Oculus及其母公司Facebook,他们已经在内容方面投入了数以百万计的资金,并且与Atlas V这样的工作室来共同资助沉浸式作品。但是,独立制片工作室的崛起对挖掘媒介的潜能至关重要。最重要的原因是,商业投资总是伴随着制作上约束,“奶头”+“诅咒”的方案并不可取。

Atlas V的执行总监Fred Volhuer指出:“大家都忘记了一些事情。欧洲人思考文化的方式是为艺术家提供表达自己的方式,不理会科技市场情况和好莱坞IP模式。我们不希望为一个技术平台进行融资。这看上去不是制作有趣作品的方式。”相反,Atlas V力求先确定一个切入点。他们寻找创作VR内容的本土创作者,而且不一定需要传统技术或电影的背景。他们同时倾向于对原生叙事,而非针对亲子和游戏玩家的内容。Atlas V的秘密武器之一是法国提供资助的公共机构和文化基金。这使得他们能够在把项目带到大型风投和私人投资者之前证明原型。这家工作室也在测试不同的分发模式。对于《Battlescar》,他们向YouTube授权了补充性360度材料。他们围绕分发模式的主创声音,精实模式和创造性思维能够与电影界的拓荒者A24相提并论。尽管目前正处于早期阶段,但他们的制作管道中还有十个项目,所以我们很快就会有更多的材料进行评判。当然,他们的方法对McNitt这样的艺术家十分具有吸引力。她说道:“Atlas V令我感到兴奋的是,他们给予创作者的信任和自由,艺术家能够不受拘束地设想奇幻世界。如果我是与一家更为大型的工作室共事,我不确定我是否会有同样的创作自由。”(注:精品独立电影发行公司A24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选片,发行策略都与众不同的新锐公司,他们旗下的作品在4年时间里获得了15次奥斯卡提名,最近的代表作品是16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月光男孩》。A24的所在地不是传统电影工作室聚集的洛杉矶好莱坞,而是跟Atlas V一样选择了纽约。)

Atlas V还体现了纽约的另一个标志:一种与其他新兴工作室合作和共同学习的精神。《Battlescar》是与1stAveMachines,Kaleidoscope和Fauns共同制作;《Spheres》则是与Aronofsky的Protozoa Pictures合作制作。一家特别的机构一直处于这些涟漪的中心:New Museum的孵化器New Inc。除了McNitt之外,形成纽约社区核心的还有其他名字,比如来自《Zero Days》背后工作室Scatter的James George和Yasmine Elayat,Sensium的Matt Niederhauser,以及凭借《Tree》而闻名的Winslow Porter。Scatter和Sensorium与另外两个机构Superbright和Tomorrow Never Knows进行了合作,制作了另一部在圣丹斯亮相的作品:由Gabo Arora执导的《Zikr,Sufi Revival》。Arora是在联合国打响了自己的名声,他一直主张通过使用新媒体来为社会带来积极的影响。Arora说道:“纽约有朋克摇滚,知性,艺术精神。我们可以通过其他商业性的东西来赚钱,但我们是为此而活。在这里可以更加独立,不受好莱坞的影响。”

《Zikr》显然是一种进步,它将一千年的宗教仪式与实验性技术融合在了一起。在体验中,你将会站在私密性房间里,脚下则是五颜六色的地毯,然后你会与其他三个参与者站成菱形,并且佩戴HTC Vive头显。通过能够响应你移动的虚拟串珠绳,你能够与朋友那闪闪发光的虚拟化身进行连接。不久,你们将会传送至突尼斯的一个阳光明媚的庭院里。你将会与当地的表演者一起跳舞唱歌,而且如果足够幸运,这会演变成一场苏菲派的狂欢。这款作品层叠了多种技术元素。制作人员通过Scatter的Depthkit工具以体三维的方式捕捉了3D图形,然后3D图形将溶解成能够重新配置为吞没你的球体,并在下一个场景中绽放的例子。

制作方希望在Steam上发行《Zikr》之后,全世界的用户将可以通过他们家用头显来的家庭网络来感受这一宗教的魅力。这部作品同时把目光瞄准了博物馆和文化机构。旗下共有18部奥斯卡提名影片的Dogwoof刚刚宣布收购了《Zikr》的国际发行权,并计划在电影院,博物馆和艺术场所展出。这是圣丹斯第一次有VR纪录片被收购。Arora表示:“我相信这些设施,人们将会涌向它们。我着迷于让人们走出家门,让他们前往某个地方并体验这一切。”

鉴于家用VR的普及时间比业界预期的要长,消费者头显的销量仍然只是在数百万台左右,这种线下内容趋势十分合理。Alejandro Iñárritu执导的《Carne y Arena》在成功赢得奥斯卡特殊成就奖后同样在洛杉矶艺术博物馆进行了展览,而且数个月内的门票都是售罄。其他优秀的VR作品也发现了进入公共空间的渠道,比如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Collisions》,以及在纽约性博物馆的《Celestial Bodies》。虚拟现实不仅为博物馆增加了魅力,同时也吸引了新的人群,可以推动门票销售。

这个趋势解释了《Spheres》的收购。作品的买家是CityLights,他们不是那种寻找收购爆款电影以在电影院或Netflix上发行的常见工作室。CityLights是好莱坞老兵Joel Newton创办的一个价值1亿美元的虚拟现实基金,旨在探索包括线下授权在内的分发渠道。对于《Spheres》来说,由于其背后是十分响亮的名字,而且题材具备普遍吸引力,这成为了博物馆的天然选择。线下渠道不太可能成为营收的长期路径,但目前而言这个策略十分有效。这可以让创作者打响自己的名声,测试材料和为后续项目募集资金。另外,这也是一个非常适合展示实验性VR的模式。

到目前为止,虚拟现实主要还是植根于现有的创意形式:戏剧,游戏,电影,数字艺术。但《Spheres》,《Battlescar》和《Zikr》表明,媒介最强的吸引力在于一种本质上完全不同的体验。那能够让观众感受故事。这是一种奇特的,内在的,交互的,令人敬畏的作品,可以说服观众戴上汗迹斑斑的头显,并且令他们成为回头客。独立工作室和冒险创作者可以帮助我们向前进步,而不是说向后倒退。正如帕蒂·史密斯所说的那样:“我不在乎过去,但我在折腾未来”。对于虚拟现实,现在正是来一剂这种朋克精神的最佳时机。

原文链接https://yivian.com/news/41131.html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英文阅读:点击前往映维网合作伙伴 RoadtoVR 阅读专业英文报道
入行必读:AR/VR,下一个计算机浪潮,下一个三十年科技文明!

更多阅读推荐......

发表评论(仅展示精选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