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 Leap One体验手记:睹见了未来,但并不如我们所愿

文章相关引用及参考:theverge

但事情并不能如我所愿。

映维网 2018年08月09日)当要为AR头显撰写文章时,你应该首先从描述不可能之事开始,比如说一只彩色恐龙在佛罗里达州一间平静的办公室环境里跺脚。这只恐龙是由拳头大小,看起来像是糖果的块组成,而这家办公室属于Magic Leap。后者是一个神秘的初创公司,闭门造车几乎有七年时间。我应该澄清一下,恐龙并非真实之物,它只存在于Magic Leap One的透镜之中,而Magic Leap希望这款设备能替代手机,电脑以及我们生活中的所有其他高科技屏幕。

延伸阅读一览Magic Leap One硬件规格及 5 款首发应用,售价2295美元起,120天内发货

延伸阅读从技术对比Magic Leap One与HoloLens,开发者急速下单收货后的体验手记

这款异想天开的设置应该要突出Magic Leap One能够令我相信不可能的对象是真实的存在,而这正是上个月Magic Leap邀请我前往他们总部时我所希望发生的事情。但事情并不能如我所愿。

实际上,我通过Magic Leap One看到的恐龙看起来真的是三维,但当我接近它时,恐龙就开始碎片化。当一个人走到其后面时,我可以稍稍看到他。我的头显不会考虑相对距离,所以无论有多接近,都不可能有人走在恐龙面前。这仍然是一种迷人的,奇妙的幻觉,或许是我在这些头显中看过最好的,而且比通过iPhone屏幕浏览AR模型更酷炫。但这可不是Magic Leap多年来一直所预告的革命性进步。这是我以往体验的东西的更优版本,而这个东西在很大程度仍然是正在进行中的作业。

根据我在Magic Leap的这个下午,于今天开始以2295美元价格标签向美国发货的Magic Leap One Creator Edition是一款功能强大,设计精巧的头显,与微软HoloLens等竞争对手相比存在一些非常真实的优势。但它似乎不是一款令人满意的计算设备或者说不是混合现实的激进一步。不过,巨大的资源投入与实际产品之间存在令人困惑的脱节。我确实认为Magic Leap帮助我睹见了计算的未来,但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实现这个未来,而且我不确定Magic Leap是否能成为第一家到达那里的公司。

Magic Leao自称是“空间计算”公司,但其主要是提供大多数人所说的增强现实或混合现实体验:将类似于全息图的对象投射至三维空间。现代智能手机能够提供初始版本的混合现实,而微软HoloLens这样的头显则为工业和专业用例提供了更为先进的版本。Magic Leap有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它正在为日常计算构建未来主义的混合现实眼镜,并希望能够先于苹果Facebook等大公司进入市场。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筹集了超过23亿美元,主要投资者包括谷歌和摩根大通。

这家公司不只是在推广头显。自2011年成立以来,Magic Leap已经建立起一种神秘的形象,而首席执行官罗尼·阿博维茨将其比作是《2001太空漫游》的黑色方碑,他说:“这里是你所神往的地方。”阿伯维茨曾声称,Magic Leap的硬件将“超越物理产品中可以包含的一切。”他曾参加过2012年的TedX演讲,他当时穿上了全套太空服并穿太空服演讲了30秒的时间。今天,他甚至不会告诉你说太空服中的人就是他本人。

Magic Leap One Creator Edition面向艺术家和开发者,但阿伯维茨强调它是一款“完整的消费级产品”,而不是说什么原型。AT&T甚至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向部分门店的消费者提供演示。阿伯维茨说道:“我们认为它非常接近于成为对所有人都有用的产品。我们对Magic Leap One的想法是,我们希望大家意识到这就是计算的样子,不是(笔记本电脑),不是电视,不是手机。”

Magic Leap One是一种三件式系统,包括名为Lightwear的头显,名为Lightpack的小型可穿戴计算机,以及一个手持控制器。头显配有可以映射环境的追踪摄像头,以及面向内部的眼动追踪摄像头。黑色透镜内嵌着一块小型玻璃波导,而Magic Leap称之为“光子芯片”。这种芯片是在前摩托罗拉工厂,现Magic Leap总部所生产。阿伯维茨表示,Magic Leap现在能够轻松地生产数以千万计的芯片,而头显的其他组件则由第三方制造,但他拒绝透露具体的名字和所在地。

Lightwear避开了大多数混合现实头显的类似遮阳板风格,并采用了大圆镜片的赛博朋克风设计。设计师盖里·夏目(Gary Natsume)表示这是为了建立眼镜的“普遍标志”。他说:“如果你能开始绘制两个圆圈,每个人都会说,‘噢,这就是Magic Leap’,那就是我们的目标。”系统包含一个耳机插孔,但默认情况下,音频是通过耳朵附近的小型内置扬声器管道发出。

头显看起来远非实用,有点像黑客在《夺命追击》实况角色扮演游戏中所穿戴的东西。尽管很奇怪,这穿戴起来非常舒服。你可以拉伸两边,然后轻轻将它放在头上。消费者可以选择两种尺寸,目镜相同,只是头带尺寸和瞳孔间距不同。Magic Leap提供可更换的鼻托和眉托,方便你进行较小的调整。你不能佩戴常规的眼镜,但你可以定制医学镜片。

设备舒适性的部分原因在于Magic Leap One相对轻盈,这是由于最为笨重的电子元件都下放至Lightpack。这个小小的豌型计算机与头显相连,其包含英伟达Tegra X2芯片集,8GB内存,12GB储存,以及一块续航时间达到3小时的电池。设备中央有一个插槽,因此你可以将它夹在口袋中。如果没有口袋,你也可以把设备夹在一条细肩带上,然后穿上它。

另外,Lightpack是一个光滑的灰色磁盘,带有USB-C充电端口,电源和音量按钮,以及一个巧妙标记为“Reality”的通用暂停按钮。设计师夏目指出,Lightpack略小于CD-ROM,所以人们不会把它误认为是CD播放器。鉴于Magic Leap One的温和90年代复古外观,这似乎确实是一种合理的忧虑。

Magic Leap One支持一系列的输入。它支持一些第三方控制器,Lightwear摄像头可追踪有限的手部动作,但我只是简单地尝试了这个功能。阿伯维茨表示,Magic Leap将发布一个“生物标记工具包”,它将允许应用程序从麦克风和眼动追踪摄像头数据中推断呼吸模式、语调、瞳孔变化和脉搏率。

但默认接口是一个名为“图腾”(非正式名称)的遥控器风格控制器,它包括一个扳机键,一个缓冲式按钮,一个圆形触控板,以及位于触控板后面的一个小按钮。它看起来很像Oculus Go或三星Gear VR的控制器,不同之处在于它完全是受头显摄像头追踪,因此提供了全方位的运动。这不像是拥有了一只虚拟手,但仍然是一个多功能的系统。

像所有混合现实公司一样,Magic Leap最终希望提供一副可以随处佩戴的普通眼镜。目前,头显只能保证在室内运行,它包括蓝牙和Wi-Fi天线,但没有移动数据选项。AT&T已经承诺出售包含无线数据计划的未来版本,而阿伯维茨表示你可以在外面使用当前版本,但“风险自负”。他说道:“我们希望告诉大家如何开始过这样的生活。你不会突然想大家穿过街道。”

我没有在外面使用Magic Leap One,而且我不确定它在明亮阳光下或者在黑暗中的表现会有多好。我在一系列宽敞明亮的房间里试过设备,房间里装满了家具,为追踪提供了清晰的硬边。我演示了由Magic Leap庞大开发团队构建的演示作品,一名员工随时回答我的问题并指导我完成各种体验。我看到Magic Leap One处于它的绝对峰值表现,而这是任何理性之人在当时都会作出的假设。尽管如此,我仍然担心。

Magic Leap主要是以硬件著名,但这家大约有1500人的企业同样拥有一支大型的软件团队,而Magic Leap One拥有一个功能完整的操作系统和初始应用套件。基于Linux的Lumen OS似乎是一系列漂浮在空中的球,而头显包含一款名为Helio的网页浏览器;一个包含全息聊天系统的“社交套件”;一个名为Magic Leap World的应用商店;一个图片库;一个固定和观看虚拟屏幕的系统;以及来自新西兰特效工作室Weta Workshop的蒸汽朋克射击游戏《Dr. Grordbort’s Invaders》Demo。

Magic Leap World提供的体验更多一点,包括一款NBA混合显影应用预览版;一个名为Create的艺术应用;与Sigur Rós共同制作的交互式音乐体验Tonandi。这些应用涵盖了混合现实中部分最为清晰的用例,但它们受到了头显基本技术限制的影响。

Magic Leap One的视场一直令人难以集中精神。视场对混合现实头显而言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其通常只能将图像投影到面前中等大小的矩形内,并同时令世界其他地方都裸露出来。Magic Leap在这方面已经优于微软HoloLens。50度的对角线视场,以矩形来算大概比后者大45%。 但这通常不足以支持你正常地环顾四周。如果距离太近,中等大小的对象会被切断,而完整房间场景只能一片一片地出现。

与此同时,整体的图像质量与HoloLens类似。对象属于三维,但不够逼真。边缘会稍稍发光,文本有点模糊,而有些对象看上去有点透明。追踪大体上很好,但对象偶尔会移动或抖动。有几次,动画对象完全卡住了,而这有可能是追踪,Lightpack性能或其他方面的问题。Magic Leap理论上具有多个焦平面,能够支持你的眼睛更加正常地聚焦。但这些影像对我来说不够逼真,不足以帮助我判断它的效果如何。

需要说明的是,与大多数混合现实头显相比,所有这一切都已经非常非常棒。结合佩戴的舒适性,这令Magic Leap One成了我看过的最佳混合现实头显。只是Magic Leap一直以来都宣称他们的光场技术是多么先进,但感觉上又没有与HoloLens拉开明显的距离。后者是于两年前发售,而且第二代即将面世。我不相信Magic Leap的光子芯片与其他混合现实波导有太大不同,或者说我不相信Magic Leap正在做着其他企业所无法复制的事情。

我也不确定Lightpack的性能将对体验大小,复杂性和空间响应能力产生多少影响。Magic Leap One应该存在相当复杂的追踪选项。我可以在《Dr. Grordbort’s Invaders》伸出手掌挡住敌人的导弹,我可以在一个房间里自由走动,创造出周围环境的粗糙网格,然后做这样那样的事情,比如说在沙发上反弹虚拟球。但就目前而言,头显似乎忽略了除手之外的所有非静态对象。有人告诉我,它可能会追踪人们围绕恐龙走动,但这样做会需要太大的功耗,所以第一个版本不支持这个选项。

革命性的计算设备不需要完美,它们只需要令人产生一点点兴奋之情即可 ,而Magic Leap带来的不仅只是一点点兴奋之情。阿伯维茨将Magic Leap One与第一台Macintosh电脑进行了比较。他说:“它没有完整的颜色,它没有这个那个。但整个世界刚刚为我而打开。它拥有无限的可能性。”

但是,我的Magic Leap One应用程序演示没有展示其可能性,而是不断突出其技术的缺点。我可以想象用虚拟屏幕替换我的电视,但这样的虚拟屏幕不会在我没有直视它的时候裂成两半。我一直忘记自己把小型虚拟对象放在了哪里。全房间体验总是感觉人工痕迹很高,比如说Tonandi美丽的水下海景。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技术限制,而是那些没有针对这些限制而好好设计的应用程序。

应用程序同样不是非常新颖或有趣。大多数基本上都是重复了现有的HoloLens或基于手机的混合现实体验……我没有看到《滚石》在一年前描述的雄心勃勃的项目,比如说完整的叙事性科幻场景,虚拟漫画书,主题公园体验,以及超级逼真的虚拟女人。

最令我关注的体验是《Dr. Grordbort’s Invaders》,《滚石》表示这个项目开发已有五年时间,团队成员共55人(这是大多数著名独立游戏工作室的三倍或四倍)。但它仍然只是一个简化的射击场,玩法比Magic Leap的原始概念演示作品,或微软的Project X-Ray HoloLens演示更简单,而后两者都出现在三年多以前。

如果说有人能够带来开创性的,直观的和有趣的混合现实体验,那应该是Magic Leap。阿伯维茨及其联合创始人萨姆·米勒(Sam Miller)最初是为了支持一个名为Hour Blue的昂贵科幻项目而建造了他们的硬件。阿伯维茨将他们的发展轨迹与一家电影工作室相比较,首先为《星球大战》电影制作X翼战斗机道具,然后再进军航空航天领域,因为这个道具确实能够起飞。

Hour Blue现在只是他自己的个人小项目,但Magic Leap仍然拥有强大的创意团队,包括《雪崩》作者尼尔·斯蒂芬森,《第七访客》创作者格雷姆·德文(Graeme Devin),以及“子弹时间”共同发明人约翰(John Gaeta)。他们同时与多为艺术家和开发工作室达成了合作协议,包括迪士尼的卢卡斯影业。

我不太确定在这么多年的时间里,面对几乎无限的资金,Magic Leap内部工作室及其合作伙伴到底做了什么,除非是Magic Leap故意为消费者版本隐瞒了什么大项目,而他们为什么又不愿意在Magic Leap One的第一次亮相中展示更多的项目呢?Magic Leap似乎无法单纯依靠技术优势就能与竞争对手区分开来。最好的选择可能是令人们相信他们为我们的混合现实未来提供了最有趣的愿景。我希望在我的演示中看到更多关于未来的迹象 ,因为基于阿伯维茨的描述,它非常独特。

对于开发混合现实头显这件事情,现在已经不如Magic Leap在2014年那般独特(当时谷歌刚刚领投了这家公司的第一笔巨额融资)。微软,Meta和Avegant都在开发类似的设备,而且苹果,谷歌和Facebook都在重金投入基于智能手机的混合现实,同时隐约中有意在未来推出眼镜产品。

尽管这些公司都没有试图将混合现实眼镜作为主流,但Magic Leap也没有立即尝试这样做。阿伯维茨说道:“我们可以推动一点点,但在某些时候你想要与整个社会一起移动,倾听人们的意见,我不会‘过于急躁并打破局面’。”

2013年失败的谷歌眼镜表明,人们对增强现实头显的反应非常糟糕。它令人毛骨悚然,存在入侵性,属于自以为杰出者,少数可以单方面录制视频或改造他们环境的书呆子。Magic Leap计划在等待社会规范发展的同时利用其资金维持运营。这种策略似乎存在风险,因为与大公司不同,Magic Leap没有其他产品可以依赖。但在大家对Facebook和其他大公司强烈抵制期间,这可能会给Magic Leap带来优势。

阿伯维茨说道:“我们的想法是,我们希望强力保护用户。”他希望将用户生成的所有数据打包至一个名为“生命流”的存储库中,由用户所拥有,而他们可以自行保密或明确授权给企业。他表示,Magic Leap的用户可以在私人空间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但公司将对应用程序和公开发行的艺术采取保守的态度,亦即“从G级到PG-13级”,没有色情或极端暴力。

这是一个平台构建的实践方法,其具有明显的亲社会性倾向。阿伯维茨希望发布“成为优秀Magic Leaper的年轻人入门书”,教导孩子们关于混合现实的礼仪。

Magic Leap最大的计划是,以一些非常奇怪的方式改变我们与计算机的关系。他们显然是在研发双AI助手:一个用于执行低级任务的简单机器人生物,以及一个与你平等相待的类人实体(如果你过于粗鲁,他就会离开房间)。他推测到:“如果你违反了某些条款和条件,而且如果你对AI非常粗鲁,我们的一般思维过程就是你可能会失去访问权限,而你可能将需要重新获取访问权限。几乎就像是你在聊天室里表现不好或者在维基百科上不好。我们希望大家在这个生态环境中能以一种体面的文化方式过活。”

但是,当没有用户时,你很容易做出重大承诺。我在Magic Leap遇到的每个人都在强调AI,“生物标记”,生命流和其他实验想法都是长期项目。就目前而言,Magic Leap似乎极易受到一家大公司的攻击:苹果。毕竟,苹果对AR的投资增加并不是秘密,而且如果全世界都已经为混合现实做好准备,相信苹果不会一动不动。

Magic Leap在过去七年中为自己设定了不可能的标准,而随着Magic Leap One的出现,阿伯维茨希望重置一些因炒作而产生的期望。他说:“这些都过于极端,我只是觉得,‘嘿,大家都冷静点,让我们喘口气’。但Magic Leap One可能要比大多数人想象中还要酷炫得多。”

无论是不是比大多数人想象中要酷炫,Magic Leap One显然比2018年的绝大多数混合现实都更酷。但Magic Leap One似乎距离实现媒介的承诺尚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没有表明它可以弥合这一差距。

延伸阅读

点击查看映维网其他以往对Magic Leap One的介绍信息

原文链接https://yivian.com/news/49007.html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英文阅读:点击前往映维合作伙伴RoadtoVR阅读专业英文报道
微信/QQ群加入映维网微信/QQ群

广州客

嗨!我是映维网的编辑Todd。我关注AR/VR已有多年时间,也坚信AR/VR是未来。我喜欢跟不同的人交流探讨,并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欢迎你和我联系(todd_pong@yivian.com)。

更多阅读推荐......

发表评论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