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us创始人帕尔默·拉奇带来最尖锐的Magic Leap One体验手记

文章相关引用及参考:palmerluckey

本文来自于Oculus创始人帕尔默·拉奇。他认为Magic Leap One至今的销量不足3000台,而且入手的AR开发者寥寥无几。拉奇的评价虽然比较尖锐,但同时展示了很多对读者或潜在用户有价值的参考信息。

映维网 2018年08月27日)帕尔默·拉奇早前曾为iFixit的Magic Leap One拆机报告提供了设备,而他本人刚刚通过个人博客分享了自己对这款设备的上手体验。尽管早前映维网,以及其他媒体都已经向大家分享过Magic Leap One的整体体验报告,但帕尔默·拉奇深入了尚未被广泛探讨的少数几个要点。下面是映维网的具体整理:

我是经过深思熟虑才选择了这篇文章的标题(原文标题是:Magic Leap is a Tragic Heap),而不是单纯为了押韵而押韵。我只希望VR,以及虚拟连续域(reality–virtuality continuum)中的所有其他技术都变得更好,包括Magic Leap。遗憾的是,从传统意义上讲,他们当前的产品是一个悲剧,如果考虑他们大量的融资,以及充斥着整个AR领域的精心炒作,你更会认为如此。这不是一个功能完备的开发工具包,更像是一个华而不实的炒作载体,几乎没有人能够以有意义的方式实际予以使用,而且他们的众多设计决策似乎都是基于这个现实所驱动。Magic Leap几乎没有兑现任何支持他们垄断AR投资界资金的承诺。

现在市面上已经出现了大量关于Magic Leap One(ML1)的整体评测,所以我将专注于尚未被广泛探讨的少数几个具体要点。如果你希望了解整体的综述,Tested的视频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如果你希望深入了解设备的“内脏”,我为iFixit的拆机报告提供了自己的ML1。

1. 控制器

追踪非常糟糕。没有其他描述的词汇。控制器的响应速度非常缓慢,偏移无处不在,而且在大型钢制物体附近变得基本无法使用。如果你希望在一间用木头制成的房子里使用,其效果很好,但如果你希望在任何工业环境中使用,设备的运行将十分糟糕。即便是在最好的情况下,磁性追踪都很难实现,而这可能是我见过的向公众发布的最差实现。对于熟悉Polhemus系统,Razer Hydra系列,或者Sixense STEM系统的VR爱好者而言,你将知道标准是什么。Magic Leap开发者手册写道:“6自由度追踪在慢速到中速运动中十分稳定。它同时可以在快速或突然运动(如拳击或钓鱼等运动)的情况下迅速恢复和重新安置。”

我明白Magic Leap希望实现一款不需要时刻位于头显视距内,或一个球形突出部分来报告位置的控制器,但这是一种糟糕的权衡,特别是对于那些需要一款能正常工作的控制器的开发者而言。其他公司没有选择这条道路确实存在一定的理由。像将控制器藏在身后的小把戏很有趣,但ML1可以而且应该能基本支持任何其他类型的追踪系统。其他几家公司已经设法在没有Magic Leap数十亿美元融资的情况下实现了内向外光学追踪,而如果他们无法实现这一目标,他们绝对可以采用包含外部参考的系统。事实上,他们的众多软件与UI限制似乎都源于糟糕的控制器。

Magic Leap One另一点与其他竞争对手不同的是,你不可以点击触控板。Steam控制器,HTC Vive魔杖型控制器,Oculus Go,联想Mirage Solo等都提供了可点击的触控板,而设计师非常依赖于这个功能。即便是PS4控制器都有提供。这在实践中意味着,通过触摸板进行选择需要提起和轻扣(精度太差),或者在按住时点击扳机键(精度同样非常糟糕)。这同时意味着他们无法使用触控板来模拟按钮或其他选择架构。业内的其他人士都在使用ALPS(一家优秀的公司)的组件,Magic Leap应该电话联系他们,告诉他们你需要一个包含有趣RGB LED的自定义触控板。

关于控制器,最后的一点是:跟大多数磁性追踪系统不同,发射器一侧位于控制器之中。这意味着被铜线缠绕的巨大铁芯悬挂在扳机键上方。为了平衡问题,Magic Leap必须在控制器的底部安装金属以平衡重量。这确实令控制器在第一次举起时感觉“有料”,但就长时间使用而言,这样的人体工程设计真的非常糟糕。

2. 计算组件

他们将其称之为“Lighpack”。 它基本上就是平板电脑的“内脏”,然后塞进一个超大的冰球中,并穿戴在腰带上。到目前为止,这是Magic Leap One的最佳部分,A+。我原本期望Magic Leap能够带来时尚的设计,并将所有渲染硬件和电池电量都整合至头显,但一些理智的人员似乎已经认识到,如果你希望大家在任何时间都穿戴你的产品,将最重的部件放在人们身体上最为敏感的器官上是一个坏主意。这需要在另一篇文章中进行详述,但数据表明,在减少头显重量时你需要十分狠心。与塞进头显相比,这种方法同时允许他们采用更强大的芯片。

数据线十分坚固,后脑勺的重量拉扯实际上有助于带来一定的平衡。他们应该采用可替换电池,但对于ML1而言,除了旨在记录AR和VR历史的收藏家之外,没有人会长久地使用这款产品。

3. 头显

他们将其称作“Lightwear”。这是过去数年间最受炒作的部分,关于“光子光场芯片”,“光纤扫描激光显示器”,“将数字光场投射到用户眼中”,以及解决视觉辐辏调节冲突这一圣杯的承诺(一直困扰头显的问题)等话题已经出现了无数的讨论。换句话说,确保眼睛焦点始终与辐辏相匹配是Magic Leap所宣称的避免“永久性神经缺陷”和脑损伤方面的关键。与VR相比,这对AR更为重要,因为你必须将数字元素与始终正确的真实元素混合在一起。

上文摘要:所谓的“光子光场芯片”只是波导与反光场序彩色LCOS显示器和LED照明相配对,这是其他人多年来所一直使用的相同技术,包括微软的上一代HoloLens。ML1不是一个“光场投影仪”,或者说在任何广泛接受的定义中,它不属于一款显示器,而作为双焦显示器,它只是在人为的演示中解决了视觉辐辏调节冲突,亦即将所有UI和环境元素放在两个焦平面中的一个。所有其他深度都会发生不匹配。如果用一种类似的比喻来形容,这就像是一个已经坏了的钟表,而它一天只能显示两次正确的时间。

更详细地:ML1堆叠了六个波导,三个RGB颜色通道各一个,两个不同的焦平面。你可以将其视为双焦显示器,这种显示系统可以根据眼动追踪在两个不同的值之间移动显示器的焦点​​,两者之间没有可变性,这与Oculus Half-Dome等连续变焦显示器,或英伟达真正的光场显示器不同。我尚未进行精确的测量,但看起来近平面聚焦在0.75米处左右,而远平面则聚焦在约5米远。如果他们坚持使用这项技术(我没有看到任何表明他们存在其他选择的迹象,尤其是他们已经对光纤显示器进行过大肆宣传),每个额外的焦平面将需要更多的波导叠加和不可能的高帧率(每个平面至少从时间预算中消耗60hz)。我不认为他们能在合理的重量,图像质量和成本限制内实现。

超过一个平面是好事,请不要误解我。这允许开发者避免与非常近或非常远的对象的极端不匹配。也就是说,他们无法兑现持续不断的炒作和垄断投资时所做出的承诺,而这对整个XR行业都非常不利,不仅仅只是Magic Leap。即便达不到期望,硬件厂商都有责任向开发者清楚地传达硬件的功能。

关于头显的其他部分:与AR/VR行业中其他的大多数厂商相比,ML1的追踪效果很好,但比不上包括Hololens在内的大部分主要厂商。即便是在理想环境的中,设备都有可能出现抖动。如果你希望进行比较,它大概介于PSVRRift之间。网格系统的运行很好,但不如Hololens快。其效果与融资数据低几个量级的公司非常相似,比如说Stereolabs。

除了双焦能力,图像质量属于可以接受的范围。你体验过Hololens吗?与HoloLens类似,但视场略大一些。由于大量的叠层波导所致,彩虹伪影有点更糟糕,而暗电平稍微好一点,但Magic Leap和其他厂商差不多了多少。抽取的性能足够维持头显的温度(如果你所在的房间很温暖,你可不想触碰镁制外壳),但显示屏太暗,无法支持室外使用。这是一种遗憾,因为设备的透明度与一副深色太阳镜差不多。眼动追踪如何?很难说,因为没有什么会用上这项功能。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指标。

真正的飞跃是视场足够大,能够有所作为,如果他们优先考虑用户体验而不是满足设备尺寸预期,Magic Leap确实本可以做到这一点。一个很好的例子是,请看看这款Dreamworld。追踪完全没有可比性,但体验非常令人兴奋。

4. 操作系统

Magic Leap称他们已经“构建了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这个名为LuminOS的操作系统能够利用他们的“空间计算系统”。它实际上只是搭载了自定义内容的Android,跟大多数声称自己已经构建了一个完整操作系统的厂商一样。

我将简短介绍这一部分。我希望Magic Leap在未来能够做到很酷,但目前的用户界面基本上是一个Android Wear手表菜单浮动在你面前。菜单由平面组成,只能通过前文所述的不可点击的触控板进行交互。它忽略了眼动追踪和控制器的旋转/位置。你可以随意折腾Windows 8风格的应用程序窗口,令它漂浮在空中,甚至连接到墙壁。这很漂亮,但几乎没什么用处,而且正是微软从三年前开始炫耀的东西。这是手机用户界面中一些最糟糕的部分与VR UI中一些最花哨的部分结合在了一起,我希望开发者能够在不久的将来创造出更好的东西。

5. 销售数字与开发者采用

Magic Leap订单系统在上市后的前几天非常容易理解。我向朋友收集了一些订单号并比较了他们的订单时间,我对预测第一周的销售情况非常有信心。遗憾的是,在我发布推文后不久他们就改变了系统。据我所知,看起来他们在第一周卖出了大约2000台设备,主要集中在前48小时。如果要我猜测,我认为此时的销售总量不足3000台。原因显而易见,而这令人感到遗憾。我知道有超过一百人拥有ML1,但几乎没有AR开发者。大多数人都是技术高管,“有影响力的人士”,或者涉足行业但没有计划实际构建AR应用程序的早期采用者。这是早期VR行业所遭遇的一个大问题,亦即设备卖出了以万为单位的数量,但开发者数量只是以千为单位。将这个问题乘以几个量级后,这对Magic Leap而言将变得十分困难。

6. 总结

Magic Leap需要给人们带来真正震撼的感觉才能为过去几年正名。这家公司推出的产品相当不错,但与他们大肆宣传的愿景相差千里万里,同时存在一定的缺陷,阻碍着它成为AR应用开发中的有用工具。这对XR行业来说并不好。它在某些方面略好于Hololens,在其他方面则稍差一些,而且与三年前的技术相比只是向前迈出了小小一步。这更多的是Hololens 1.1版本,而不是消费者AR 1.0。消费者AR不可能在没有进步的情况下发生,而这些进步似乎将来自于其他公司。当然,Magic Leap有可能还藏着掖着,也许真正的惊喜就在下一幕。但过去的经验表明这往往是另一回事……

上面是Magic Leap几年前接受《连线》采访时所采用的一张图片,当时他们还在大肆宣扬光纤扫描显示器。请看看这些花哨的高科技灯饰。它们实际上一点用处都没有。它只是电荧光线。对于不经意的看客来说,这看起来很棒,但对于业内人士而言则是另外一回事。如果你希望用它来装扮自己的服装,游戏PC,或者是数十亿美元的炒作机器,你可以在这个网站以20美元的价格购买到不错的材料。

原文链接https://yivian.com/news/49776.html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英文阅读:点击前往映维网合作伙伴 RoadtoVR 阅读专业英文报道
入行必读:深度分析:VR的过去、现在、未来
入行必读:深度分析:AR的过去、现在、未来与现实

更多阅读推荐......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