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科幻到现实,Weta回顾与Magic Leap的MR之路,展望MR游戏的未来

文章相关引用及参考:thespinoff

《电脑线圈》描述的世界会成为现实吗?

映维网 2019年01月14日)在推出了首款游戏作品《Dr Grordbort’s Invaders》之后,Weta Workshop的游戏部门Weta Gameshop邀请了The Spinoff的巴兹·麦克唐纳德(Baz Macdonald)参观工作室,并向其分享了这个项目的开发过程,同时探讨了混合现实游戏的未来。下面是映维网的具体整理。

走进Weta Gameshop之后,你首先注意到的事情是爱德华七世时代的巨大壁炉,并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蒸汽朋克角色和一系列怪诞、略显邪恶的机器人,而两侧则是稀奇古怪的外星生物。

这是一个直接来源于“Dr Grorbort’s”宇宙的情景,而Gameshop游戏总监格雷格·布罗德莫尔(Greg Broadmore)构思和开发这个概念已达十多年。接待我的正是布罗德莫尔,他有力地与我握手致礼,同时浓密的胡子下咧开了大大的笑容。作为已在Weta Workshop工作过十七年时间的老兵,他曾见证过《指环王》的制作,并经历了走进新时代、并涵盖一系列业务的Weta:从道具设计到博物馆展览,再到游戏开发。

但正如他们在新西兰蒂帕帕国家博物馆的成功展览所说明的一样,Weta的基因里从来没有因循守旧和墨守成规的存在。对于大多数人的首次进军游戏行业,他们都只满足于为现有的平台开发游戏,如PS4或Xbox One。但这不是布罗德莫尔或Weta团队的风格。在过去七年间,他们一直在与Magic Leap合作开发自己的首款游戏作品。借助后者的突破性AR头显,一场未来派的科幻机器人入侵战将在你家中打响。

布罗德莫尔引我走进了一个包含“Dr Grordbort’s”漫画的会议室。本身就十分喜欢游戏的他解释道,尽管“Dr Grordbort’s”最初是始于一系列的藏品和漫画,但他一直希望能够令这个世界变成现实。在大约十年前,他和Weta负责人理查德·泰勒爵士(于2010年受封)开始向全球范围的工作室和发行商收购游戏概念,包括EA

事实上,这款游戏本来是有可能与《半条命》和《传送门》系列开发商Valve合作开发。Weta在2010年左右“试水”与Valve的合作,他们开始着手为Valve热门作品《军团要塞2》制作了一系列的模型。布罗德莫尔表示,当他们与Magic Leap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罗尼·阿伯维茨见面时,他们团队正准备为《军团要塞2》制作完整的Dr. Grordbort模组。

阿伯维茨当时正在与Weta的影视部门进行合作,而这位创始人当时提出了一个关于增强现实设备的概念,亦即后来的Magic Leap。这已经是八年前的事情,远在设备(Magic Leap One)正式面世,以及Magic Leap成为硅谷宠儿,甚至是Oculus掀起现代VR革命之前。

布罗德莫尔回忆道:“当(阿伯维茨)第一次告诉我说,他要实现这种允许你握持光枪射击敌人,并在家中开始这一冒险的头显时,我就在想‘好吧,你是疯子。’因为我当时对VR/AR最后的记忆仍然停留在80年代,而我记忆中的体验可是非常糟糕。”

他继续说道:“他(阿伯维茨)所描述的纯粹只存在于科幻作品之中。”

但这个疯狂的概念迅速获得了硅谷的青睐。神秘的Magic Leap一次又一次地获得了著名投资者的巨额押宝,在2016年的估值已经达到45亿美元。在这段旅程之中,Weta一直站在Magic Leap的身边。

布罗德莫尔表示:“我们帮助他们完成了第一笔融资。当时他们公司只有三个人,或者是四个人,但现在LinkedIn显示的员工数量已经超过1700人。”

在过去七年时间里,Weta Workshop开始慢慢地打造自己的游戏部门,同时开始对混合现实这项媒介进行必要的研发。在此期间,开发团队从三人扩展至54人的高峰。在前两年随着Magic Leap即将发布产品,Weta开始全力研发最终的《Dr Grordbort’s Invaders》。

《Inveders》将“Dr Grordbort’s”世界带到你的家中。在启动头显后,你将变成一个捍卫家园的战士,并对抗不断从地板和墙壁传送门涌出的机器人袭击。利用手上的光枪,你需要粉碎敌人的如潮水般的进攻。

经过多年的开发后,Magic Leap One终于在2018年八月登陆美国市场。然后来到十月份的Magic Leap开发者大会,他们宣布《Invaders》将于次日上线。

市场的关注可谓是空前绝后,尤其是因为这些年来天花乱坠的宣传,以及Magic Leap一次又一次令人目瞪口呆的融资额和投资方,如谷歌阿里巴巴、JP摩根和淡马锡等等。在设备正式推出后,CNET的斯科特·斯特恩(Scott Stein)描述了他的初体验:“尽管Magic Leap万般吹嘘,但它并没有给我留下震撼心神的感受。”不过,许多科技博主与记者仍然认为尽管存在不足,但Magic Leap令人对未来感到兴奋。例如《华尔街日报》的乔安娜·斯特恩(Joanna Stern)就表示Magic Leap“提供了未来我们与技术交互,以及与其他人交互的启发性一睹”。

布罗德莫尔指出,他们团队一直都认为首批产品只是属于“抢先体验”阶段,而围绕设备建立的宣传炒作十分有必要,因为所有新技术最大的障碍都在于如何吸引大众的兴趣。

他解释说:“Magic Leap的挑战是说服全世界存在这样一个媒介,亦即空间计算混合现实。我的意思是指,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事物的存在。Magic Leap必须进行炒作宣传。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无法打造出任何革命性的科技。你需要为自己站台,即便你可能最终给人们留下不切实际的期望。”

对于科技媒体因其粗糙而广泛批评这款设备,布罗德莫尔感到相当沮丧,尤其是当他们在下一版面却对新款iPhone等设备誉不绝口的时候。

“这种设备已经存在有十年时间,他们只是在打磨同一样技术,而(Magic Leap)属于一个全新的领域。它可能略显粗糙,但它确实是一场革命。”

尽管Magic Leap One的反响不如人意,但《Invaders》本身得到了评论界的称赞,人们认为它证明了混合现实的可能性。CNET的帕特里克·霍兰德(Patrick Holland)写道:“这款游戏之于Magic Leap就如同《超级马里奥》之于任天堂。精致的设计和直观的控制令游戏玩起来十分舒爽。”

由于Magic Leap和Weta游戏部门的紧密合作,两家公司的短期目标都是尽可能地宣传普及这项技术及其潜能。事实上,双方的关系及其目标比外界看来要更为一致,70%的Gameshop员工是受雇于Weta Workshop,30%则属于Magic Leap(后者主要是工程人员,需要频繁地访问Magic Leap专有的代码库)。

混合现实普及的一个重大障碍是,令普罗大众无需操作设备本身即可理解体验。因此,Weta和Magic Leap计划今年在美国进行巡回路演。这对双方而言显然是一个长期的战役,对格雷格·布罗德莫尔同样如此。他是这一媒介及潜能的真正布道者,他认为MR的广泛普及不在于“能不能”,而是在于“什么时候”。

屏幕是一项很棒的媒介,但与它们进行交互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你需要教导人们如何执行,“如果你递给不玩游戏的某人键盘和鼠标,甚至是控制器,这就像是要求他们从零学习如何开车一样”。但对于混合现实,一切的操作都是自然而然,直观明了,“这正是混合现实的魅力所在”。

正如Wii之于网球和保龄球游戏一样,混合现实把屏幕交互的抽象层提取了出来,并允许人们以本能的方式来与游戏世界进行交互。布罗德莫尔认为,这意味着技术的普及有望触及每一个人。“我已经看过很多老人用来玩游戏,而他们马上就能上手。”他如是说道。

布罗德莫尔十分兴奋地谈论了混合现实的潜能。他描述了这样一个未来:MR系统有望改变周围世界的纹理,你在日常环境的物理参数下将能传送至不同的世界与现实。但这项技术不一定需要局限于你的家里。借助像Magic Leap这样的设备,整个世界都有可能实现游戏化,就如同2007年的日本动画《电脑线圈》一样。

随着《Invaders》的发型,布罗德莫尔表示他们正在研发三款新游戏。尽管现在公布项目为时过早,但他表示团队有兴趣将“共享体验”集成至“Dr Grordbort’s”宇宙。

至于Weta是否将拓展至更为传统的游戏开发领域,布罗德莫尔指出他们足够独立,如有需要可以独立于Magic Leap进行开发,但这不是他们已经在考虑的事情。他说:“Magic Leap在我们的DNA之中。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开发Magic Leap体验。自成立以来,我就有想过要不要开发PS4或Xbox One游戏,而答案是‘不’。所有有趣的挑战都在这个领域。”

Weta Gameshop正在开展的项目同样会植根于Dr Grordbort’s的宇宙之中。不过,这个工作室的核心原则之一是创新,所以Gameshop有可能在未来的项目中把目光投向新的IP。

他评论说:“对我来说,失败的定义是研发下一款‘星战’游戏,这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成功,但我认为这只是一个死胡同。不要误解我,我热爱‘星球大战’,只是我已经参与过足够多像那样的大作,我明白在这样的项目中你无法真正按自己的想法做事,而我希望能够尽可能恣意地、大胆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原文链接https://yivian.com/news/55263.html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英文阅读:点击前往映维网合作伙伴 RoadtoVR 阅读专业英文报道
入行必读:AR/VR,下一个计算机浪潮,下一个三十年科技文明!

更多阅读推荐......

发表评论(仅展示精选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