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5年卡马克内部邮件看Oculus VR生态建设战略

文章相关引用及参考:映维网

我认为我们正走在成功的道路上。

映维网 2019年02月15日)在以30亿美元投资于虚拟现实未来(通过收购Oculus VR)不到一年后,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似乎有意通过再投资数十亿美元来确保公司能够主导VR平台:收购Unity。上述声明是出自布拉克·J·哈里斯(Blake Harris)即将于下周开售的新书《The History of the Future》(未来的历史)。哈里斯所声称的交易显然没有实现,而且自2015年以来,作为初创公司的Unity已经完成了近6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达到30亿美元。

延伸阅读扎克伯格洞见:从2015年内部邮件看Oculus战略、品牌和财务目标

哈里斯表示,他在编写书籍的时候与Facebook的公关团队进行了密切的合作,并且有定期对关键高管进行采访。哈里斯声称,他本人获取了超过25000份来自可靠消息源的文件,其中就包括Oculus首席技术官约翰·卡马克一封以Oculus战略为主题的邮件,写于2015年2月16日。下面是映维网整理的完整邮件内容:

为了准备本周的高管退修会(意指暂时离开工作岗位,并共同在一个休闲愉悦的地方放松整理心情,同时还会互相交流,以及总结和反思),我希望澄清一些关于Oculus现状和方向的想法。这封邮件很长,但如果每个人都能花点时间阅读并思考和讨论相关要点,我将不胜感激。是否有将参加退修会但又不在ExecHQ转发列表中的人呢?

其中一些内容的语气看上去比我实际上的想法要更加肯定。我明白所有的预测都存在大量不确定性,但我会根据需要深入地进行解释说明。

一切都进展顺利,我对当前的方向相当满意,而我认为我们正走在成功的道路上。

我一直关注的很多事情似乎都已经得到了解决,但我仍然对其中一些事项的变化保持一定的警惕态度。

Oculus Box:销售世界上最昂贵的主机既会在商业上失败,又会侵犯我们的PC基础。构建它会从更重要的项目中窃取资源。请注意,我的异议是基于高端PC规格系统。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你会开始考虑廉价的,基于移动的硬件,但那将是一种不同的计算方程式。

Oculus OS:对于“所有重要的平台都拥有自己的操作系统。我们希望VR成为一个重要的平台,因此我们需要自己的操作系统。”这样的论断,其混淆了因果关系,而且是错误的说法。例如,Facebook是一个没有自己操作系统的重要平台。当你足够努力的时候,对于“具体来说,我们拥有一个无法从现有平台获得的内核有何作用?”这个问题,事实证明其“作用不大”。支持即使是基本的Linux版本都将成为我们肩上的巨大压力。

Indefinite innovator editions for Gear VR我们已经进行了足够多的讨论,我对分辨率感到满意。

为“构建超元域”大量补充人手:将五十个新开发者聚集在一起,并要求他们构建一个全新的和抽象的应用程序,这不会非常顺利。在过渡至可以雄心勃勃之前,Oculus需要学会如何小规模地提供质量上乘的VR应用程序。我理解这不一定是自愿的选择,但我仍然对结果感到满意。

在UE4中为CV1写下所有新应用:这原本有可能成为今年失败的原因,并且会在移动和PC之间产生不必要的分歧。我认识到,我对我们可以同时为PC和移动设备构建当代应用程序的论点尚未得到证实,而且实际上已经远远落后于预期。

非交互式媒体内容的接受程度:正如我们正式战略演讲中的“交互”要点所指出的那样,以及布伦丹(映维网注:Oculus联合创始人布伦丹·艾瑞比)在谈论Cardboard时所使用的“viewmaster”说法,这仍然十分勉强。但现在大多数人都认为它有一个重要的位置。人们喜欢照片和视频。你甚至可以说它推动了消费者互联网的发展,我认为Oculus仍然低估了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我很高兴道格拉斯·博迪(Douglas Purdy)的VR视频团队位于Oculus指挥系统之外。

尽管不是我直接参与的事情,但我认为以更低价格推出缺乏控制器的CV1是一个很好的决定。等待完美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我不太相信新颖控制器对VR成功的必要性。

下面是更多需要改善的事项:

平台的进展落后于计划

我怀疑这没有得到它应有的关注,因为许多人认为Gear VR不会是“成为现实”,所以他们可能感觉在CV1需要一个平台之前有一整年的缓冲期。在没有加入商业计划的情况下发售Gear VR不是合理的做法。公司已经采取了一定的措施,但依然存在危险。我不会过分讨论平台策略,因为它确实不是我负责的领域,但我是根据整体软件开发而提出意见,所以存在一定的相关性。

对于究竟“平台”究竟是什么,以及谁应该负责什么,我们仍然存在定义问题。我希望看到这一点能够确定下来。我不确定Apps团队是否应该负责客户端接口。现在可能是务实的决定,但总感觉有什么不对。

我听说霍尔特曼(映维网注:时任Oculus平台负责人杰森·霍尔特曼)解释了为何我们无法直接利用Facebook的商业基础架构,因为其不允许我们实现诸如根据区域进行定价等对Steam而言是重要因素的事情。但我仍然不认为这可以成为增加我们开发挑战性的充分理由。Facebook的基础架构存在大量的价值,我认为我们应该尽可能地改变我们的策略。根据世界级的基础结构而制定优秀的策略很有可能胜于原生基础架构所构思的理想策略。

在开始提供游戏服务之前,我们应该要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app/媒体内容商店和IAP平台。应用定位,自动更新/更新通知,精选列表,推荐,媒体内容租赁等等。

当我们开始提供游戏服务时,我们应该根据需要逐步复刻Steamworks以满足关键开发者的需求,而不是试图设计出从理论上讲需要开发者进行适应的框架。

就短期而言,社交VR项目应该严格基于Facebook的社交蓝图。我们可以证明我们的交互模型和经验,无需等待平台团队进行匿名的并行实现……

消费者软件文化

我们需要成为一家消费者软件商店。

Oculus的创始者们有着工具企业背景,而这为我们带来了“SDK+演示”的开发风格,但我不认为这是最适合我们目标的风格。Oculus同时是与媒体打交道,而不是与购买我们购买产品的消费者打交道,我认为我们需要进行一定的调整。设立一个独立于产品之外的完整研究部门同样具有挑战性,并且随着产品人员的紧缩,挑战可能会变得愈加困难。

Oculus在讨论软件时的风格一直都富有空谈色彩,而非脚踏实地。“我们想要什么”和“我们能提供什么”总是存在距离。我对有关“Oculus Quality”的讨论感到恼怒,因为这听起来仿佛已经成为现实,而不再是一个模糊的目标。我确实担心,作为软件指挥系统的负责人,奈特(映维网注:Oculus联合创始人奈特·米歇尔)和布伦丹尚未发行消费者软件。

每个人都知道,我们的资金一直都不会用完,同时不会在几个月内遭受解雇的命运。这使得我们可以自由地进行实验和探索,寻找“引人入胜的体验”,并放弃看似没有任何前途的项目。从理论上讲,这听起来非常理想。但实际上,这意味着我们有很多人都在从事对于消费者而言没有任何价值的事情。

如果可以选择,大多数人将继续走上避免被他人评判的道路。将我们的产品称为“开发者套件”,“创新者版本”和“测试版”都是出于这个目的。为避免其他人评判我们的软件,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就选择了不予以发行。

例如,我对奈特决定不为今年推出的消费者版提供任何类型的社交组件感到不满。无论如何我会尝试做点什么,但这意味着我是逆流而行。

我希望我们的行为更像是一个斗志旺盛的网络/移动开发者。Demo要成为产品,而如果它们很糟糕,有人就需要承担责任。快速行动,观察我们的数字,并迅速做出反应。我们网站上的“What’s New”应该报告每周增加的新功能和错误,不能仅仅只是访谈内容。

从合作伙伴身上获取更大的价值

为我们平台增加价值的最有效方式是利用其他成功公司的项目,即便这是意味着为他们完成所有工作并允许他们拿走所有的钱。我认为在这一点上,为我们平台增加价值以带来更多满意的用户比在一个小市场中赚取营收要重要得多。我坚信“先拿下市场,然后再优化营收手段”是利用我们在Facebook羽翼下相对安全的位置的有效方式。

给一系列知名开发商提供开发套件没什么问题,但转换率并不会很好。专心致志的努力将产生更好的结果。

我对《我的世界》的追求是一项明确的战略行动。如果它存在于我们的平台上,我们将受益匪浅,而如果我们达成了交易,我花在编码上的时间将是我贡献中最有价值的事情。

我们需要一个大型视频流媒体服务,我同样愿意亲自编写一堆代码来确保它可以变得非常棒。理想情况下,那会是Netflix,但即使是像M-Go这样的T3企业也要比我们自己亲历亲为更好。有一种说法是“我们不需要Netflix,这会减少我们的内容营收,而且从长远来看会更好。”牺牲短期以换取长期优势是一种自主的选择,但它同时严重低估了所有这些公司所做的事情。如果说Oculus内部的一支小小的专门团队可以提供比现有厂商更好,或者说与之媲美的电影/电视节目观影系统,我对于这一点可是非常不自信。

我知道我的这个论点并没有广泛的支持,但我认为展示“VR Store”的优点非常有必要,我认为这基本上值得我们为Comixology编写应用程序。我把它看作是一个免费的,引人注目的数据集,而不是说我们只是单单作为他们的免费劳动力。

还有哪些其他应用程序可以为我们定义平台,可以合理地重新诠释VR呢?

像这样挑选赢家显然牺牲了平台的公正性,但我认为这是一个值得付出的代价。

即使在整体的应用程序池中,我们同样应该积极地修复第三方应用程序,并允许它们帮助推动SDK的开发。我对VR应用程序中的大量文本别名感到困扰,因此我需要完成我的Unity-GUI-in-overlay-plane工作并将其提供给开发者。

放弃“要么你为VR开发,要么你就走开”的态度

iPhone是一部手机。许多人会说它实际上并不是一部很棒的手机,但它包含了每个人都会用到的功能,而这对于普及而言非常重要。如果它首先作为iPod Touch发售,它就不会取得如此成功,而且如果它不是iPod,更进一步来讲,那只会是另一个不起眼的PDA。

Oculus一直对不是专门为VR设计的应用程序抱有敌意,我认为这是一个错误。我们没有大量的3A级,甚至没有什么A级内容,我不认为一旦我们推出CV1后它们就会神奇地大量出现。当前的收益对大型工作室来说并不是很有吸引力,而开发出稳定的90fps立体视觉CV1规格非常具有挑战性。

有许多方面可以提供帮助:

鼓励现有游戏提供有限的VR模式。即使是简单的浏览或旅游者模式,或者不代表真实游戏玩法的迷你游戏都会对VR用户产生一定的价值。我们在CV1上有头戴式传感器吗?如果我们可以令我们的消费者相信当其戴上头显时,一款好游戏将能派上用场,那我们就可以说成功了。

在PC端拥抱异步时间扭曲功能,这样开发者就有机会从现有的代码库中实现可行的VR体验。我们最终将被迫实现这项功能,但从战略角度上讲,我们已经浪费了六个月的准备时间。这直接归因于阿特曼(映维网注:时任Oculus首席架构师阿特曼·宾斯托克;Atman Binstock)对这一问题所抱有的强烈意见。

我们应该为在传统2D应用程序在VR中运行提供一流的支持,我们应该支持移动设备的网络应用程序流。我们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为人们想要做的事情提供高质量的VR应用程序。悬浮于VR之中的2D应用程序可以充当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当我们在多个常驻应用程序之间进行切换的时候。

即使是驱动程序拦截应用程序3D/VR化原生应用程序最终也可能占有一席之地。在某些情况下,从原生应用程序中提供完全舒适的VR体验在技术上是可行的做法。

放弃将“舒适的VR”作为主导优先级

除了几乎杀死Gear VR之外,这与我们在PC上的定位也有些不一致。我们谈论过SteamWorks之类的功能对我们的平台有多么重要,因为Steam游戏玩家是我们(PC)的用户群,但固定视点游戏体验和人们在Steam上玩的游戏的交集实际上相当小。

我们不应该支持开发者“错误的做法”,比如使用不正确的FOV进行渲染,但支持“令人不舒服的做法”,如移动视点或播放播放无法定位的全景视频,这常常会成为百利而无一害的价值决定。事实上,我相信它们将构成VR的大部分娱乐时间,而对于试图反对这一点,我们其实正在对我们的用户造成伤害。

我们在这里遇到了一个问题。如果一家帆船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总是晕船,他们可能很难充满热情和真诚,但布伦丹正是如此。

我对于《我的世界》的工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就其本质而言,从舒适的位置来开玩体验将十分可怕,它不仅有导航功能,而且存在很多抛物线状的跳跃。无论如何,除了Cinema之外,我在游玩《我的世界》的时间比其他任何VR体验都要多。

布伦丹认为可能存在更好的“Made for VR Minecraft”,一种静止的和第三人称的体验,就像HoloLens演示一样。这听起来很可怕,因为这说明了一款优秀VR游戏与我们设想之间的巨大差距。乐高积木可以很有趣,但在逃命的时候同时在地底世界迷路更能触发情感。

移动扩张计划

Note 4级别的性能很快就会出现在更为廉价的手机身上。值得注意的是,四核(或Exynos上的八核)对我们的VR性能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并且由于散热原因,2.5 GHz同样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只用于1.7 GHz CPU和400 MHz GPU的双核骁龙可以运行现有的应用程序,对于DK2,1080p屏幕仍然可以“驱动VR”。对我来说,这仍然是最为激动人心的愿景:当走出运营商商店时,每个人都为他们的手机拿起一款便宜的Oculus头显架,就像套上一个手机套一样。

在出售给其他供应商之前,我宁愿在所有三星的产品线上推进降低成低和扩大型号范围的努力,但我们正在做正确的事情,沙欣(映维网注:时任Oculus工程师沙欣·甘地;Shaheen Gandhi)正致力于构建我们自己的Android扩展以运行Gear VR应用程序,这样当我们确实需要的时候手上就有可用之物了。

另一个主要的技术必要性是与液晶面板制造商合作,并看看最合适的非OLD VR显示器是什么,这可以是超频存储器接口和全球背光控制,或定制滚动肖像背光。当我们在基于沙欣工作成果的定制开发套件中运行应用程序时,我们应该就能够对此进行实验。

我不太热衷于插入手机的专用LG头显。这将需要Gear VR为兼容每款手机时所付出的所有Android软件工程努力,以及需要额外付出显著更多的硬件工程努力,而且由于更高的价格,配售率只会是Gear VR的一小部分。确保CV2的移动友好性而非构建CV1.5移动版似乎更为明智。如果你为VR认证一台手机,你可能同时需要一个插入式支架,以及插件选项。软件差别不大,市场会对成本,位置追踪,刷新率和分辨率进行权衡评估。

如果我们要让移动开发者为最终的位置追踪支持做准备,我们可以制作一款连接至Gear VR的DK2/CV1 LED改装面板,这样PC就可以通过WiFi进行追踪并将位置传回Gear VR。我不觉得这件事存在非常紧迫的时间性,我不相信今天开发的应用程序可以成为尚十分遥远的位置追踪移动系统的杀手级应用程序。

原文链接https://yivian.com/news/56684.html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英文阅读:点击前往映维网合作伙伴 RoadtoVR 阅读专业英文报道
入行必读:深度分析:AR的过去、现在、未来与现实

更多阅读推荐......

发表评论(仅展示精选评论)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