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 Kipman谈HoloLens 3、消费级产品及终极愿景


Qualcomm & Pico XR创新应用大赛获奖作品

查看引用和消息源请点击:cnet

允许我们每天置换时间与空间,仿佛我们天生就具备超能力一般。

映维网 2019年03月01日微软通过HoloLens 2重新在增强现实领域起航。设备采用了新的外形设计,有着更大的视场,同时增加了手部和眼动追踪。但问题是,它依然不是一款消费者设备。

在设备正式在MWC展前发布会亮相之前,CNET的Scott Stein和Ian Sherr于2019年1月31日受邀前往微软雷德蒙德园区,并提前体验HoloLens 2。他们与HoloLens团队负责人艾利克斯·基普曼(Alex Kipman)交流了他对计算未来的愿景,HoloLens的发展方向,以及我们离人人都穿戴先进AR头显的未来尚有多远。基普曼是微软的Technical Fellow,同时是Kinect和HoloLens的发明者。

1. HoloLens 3

但我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拥有神奇的增强世界呢?有多少HoloLens2的技术能在短期内走向大众消费者呢?什么样的AR眼镜产品才满消费者设备的要求呢?

在早前我们映维网的分享文章中已经有提到,基普曼表示消费者设备需要更强的沉浸感、更好的舒适性、更足的开箱即用价值以及不超过1000美元的标价。基普曼强调说,HoloLens 2不是一款消费者产品,甚至他所提出的四个门槛都没达到。那么我们离消费者级别产品还有多远呢?

基普曼在CNET的采访中回答说:“我无法预估……我认为人类在预测未来方面都非常糟糕。在企业领域,在一线工人的情景中,我们发现这种设备具有巨大的价值,拥有变革性的力量。”

尽管基普曼表示他无法做出猜测,但是他显然可以对已经开展的项目做出预测,包括下一代产品HoloLens 3。

基普曼说:“老实告诉你,我不会猜测五年后的事情。我们来谈谈这款产品的持续时间,不仅只是一两个类别……我认为所有成功的产品都是与企业绑定在一起,主要是一线工人的情景,并且成功的产品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扩展至知识工作者的情景。所以我可以告诉你对于未来两年的预测。我相信在未来两年时间里,它们依然是与企业绑定在一起。”

基普曼向CNET表示,未来两三年左右将会向大众展示更舒适、更易用、更多功能的下一代产品HoloLens 3,但他拒绝分享更多其他有关细节。

四天前CNET最初发布的文章描述说:“Microsoft’s HoloLens 2 is meant for companies. HoloLens 3 might be”,即基普曼所指的下一代产品HoloLens 3可能是面向消费者的产品。结合基普曼所说的未来两年HoloLens依然是跟企业绑定在一起,CNET这样的猜测也是合情合理。但现在,CNET已经在原有文章中对HoloLens 3可能是面向消费者产品的描述删除了。CNET没对该修改做出说明解释,我们也不清楚具体修改时间。

尽管基普曼团队可能在努力让HoloLens 3有可能成为一款消费级产品,但这综合起来更加让映维网倾向于认为两三年后的HoloLens 3很可能仍然是一款商用版设备,而打造消费者级产品确实面临巨大挑战,即便是HoloLens这样的团队。当然,未来两三年时间的变数依然很大。

2. 杀手级元素

对于AR/VR,众人仍然非常期待有一款杀手级应用,尽管看上去似乎有点不现实。基普曼也在采访中对HoloLens的杀手级应用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基普曼说:“我认为通讯……基本上定义了信息处理的世俗趋势。结果表明,很多时候都是通讯领域的创新颠覆了一切。慢速邮件到即时邮件,即时邮件到短信,再到Snapchat。这就像是从图片到视频再到远程传送。例如,我的女儿能够传送至巴西并与表兄弟一起玩耍。我不必在全球范围内出差就能够拜访我所有的合作伙伴。你可以想象这对我来说是多么的诱人。如果我们能都实现这种水平的临场感,比如说你在纽约,他在旧金山,而我在雷德蒙德,但体验依然是身临其境。不难想象临场感是混合现实设备的杀手级体验。”

基普曼继续说:“对于取代显示器……你可以想想自己一天有多少小时是坐在电脑前面。你是否会花费这笔钱来戴上HoloLens并继续使用鼠标和键盘,而不是说选择购买500美元的30英寸屏幕呢?你很有可能不会,所以我们更多专注于你一般难以做到的事情身上。如果进展顺利,我们很快就会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无论在哪里你都会直观地与技术交互,操纵技术,而不是通过显示器的形式来与其接口。”

3. HoloLens触觉反馈

HoloLens主要是用双手直接控制,没有任何的物理控制,那未来是否会增加控制器或触觉反馈呢?基普曼给出了非常肯定的回答。

基普曼说:“百分之百,我们喜欢触觉反馈。我们在11年前就从输入开始入手。Kinect的重点是在边缘设置传感器,观察环境以理解人,地点和事物。我们从Kinect这一输入创新发展至HoloLens,输入+输出。后者意味着在我的世界中交换能量。将零和一交换成光子,这实际上是交换成能量,这样我就可以推动全息图,而它可以用相同的力量回推。我可以握住全息图,我可以感受到全息图的温度。我们可以将其称之为触觉反馈。这比传统意义上要复杂得多,但它是另一维度的沉浸感。当我把全息图扔给你的时候,你可以抓住它,它可以给你施加力……哦,沉浸感需要另外一点。当我握着全息图并能感受到温度的那一刻,沉浸感水平和体验可信度将能提升一个台阶。

基普曼继续说:“尽管这只是我们的愿景,但我们相信人类是工具制造者。我不希望吃晚饭的时候没有叉子和刀子,我更不希望医生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对我进行手术。事实上,在我们的虚拟现实设备里(WMR),你的双手是拿着工具,拿着控制器。这样的设备也适用于增强现实,但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有灯光的控制器。它们的光会照射至全息图。这不是一种很棒的体验。开发IR版本对我们来说很容易,这样你就看不到光。我们的路线图绝对有考虑用双手握持什么,而且不仅只是我们自家创建的工具。如果我是拿着真正的锤子,这该怎么办呢?如果我们拿着一个咖啡杯并依然希望触摸全息图呢?”

4. 用HoloLens设计新HoloLens

基普曼团队是每天都要跟HoloLens打交道的团队,所以每天使用佩戴数小时HoloLens也是正常。但更有趣的是,基普曼表示他们其实在用用HoloLens设计新HoloLens。

基普曼说:“我们实际上是通过HoloLens设计了HoloLens。穿戴HoloLens并以3D形式浏览模型是一种更为直观自然的方式,能够帮助你理解空间和作品。不过,当我参加会议时,我不会佩戴HoloLens。有很多次我是在办公室里使用键盘,鼠标和电脑显示器来完成工作。但我确实每天都要佩戴数小时HoloLens,团队中的大多数人同样如此。”

5. HoloLens 2研发中的挑战

HoloLens 2给我们带来了众多惊艳的提升,基普曼团队在开发HoloLens 2的时候也面临了众多挑战,那么基普曼眼中的挑战是那些呢?

基普曼说:“一切都在困扰着我。我的梦想是,未来只有一个问题会令我们夜不能寐,亦即以奇迹来统计HoloLens。你知道,我们在任何给定的产品周期中都不可能拥有两位数的奇迹。这就是我们如何确定将要打包至一个版本中的创新或问题的方式。这种碳纤维外壳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它就在那里,我们基本上需要令设备更舒适,更稳定。但要提供不像碳纤维的碳纤维…这非常困难,仍然非常困难,同时存在很多问题。发明一个新的显示引擎:这是一个巨大的奇迹。透镜的创新,背面的均热版,形状参数的设计,以及支持企业扩展的适配系统(这样你就可以把它集成至安全帽),以及其他很多很多。”

基普曼继续说:“这只是硬件方面,还有生产制造,量产?存在一整批不同的问题。实现精确的手部追踪。令眼动追踪可以支持眼镜。你如何从边缘到云端创建这个平台呢?晚上熬夜时你会说:‘天啊,我们如何能够解锁这一切呢?’如果做得不对,我们将不得不在未来10年或以上的时间里忍受这些决定。”

6. 未来憧憬

在采访的最后,基普曼同样表达了自己对未来的憧憬,希望用科技改变人类,帮助人们和企业能够做到以前显然无法做到的事情,允许我们每天置换时间与空间,仿佛我们天生就具备超能力一般。

基普曼说:“我的梦想情景是,当我走在飞机上时,那架飞机上的每个人都是穿戴我们的产品。顺便说一下,不一定是这款产品,它可能也不是下一代产品(HoloLens 3)。但最终,我的目标是这样的科技能够改变人类,帮助人们和企业能够做到以前显然无法做到的事情,允许我们每天置换时间与空间,仿佛我们天生就具备超能力一般。这是一辈子的工作,但我无法想象有其他比这更美妙的工作。”

原文链接https://yivian.com/news/57421.html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英文阅读:点击前往映维网合作伙伴 RoadtoVR 阅读专业英文报道
入行必读:AR/VR,下一个计算机浪潮,下一个三十年科技文明!

更多阅读推荐......

发表评论(仅展示精选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