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避免的生物性,大脑是个虚拟现实引擎


Qualcomm & Pico XR创新应用大赛获奖作品

我正在读Oliver Sacks的《Musicphobia》,在书中他讨论了他看过的几个突然对音乐着迷或者因为脑部受损开始在脑中听到音乐的病人,这些症状都叫做“音乐幻觉”。他描述了在病症发作前产生音乐幻觉的颞叶癫痫症患者,非常引人入胜。

这让我想起我们的大脑习惯性地“播放”东西,不止是音乐,还有各种情景、故事、过往经历和我们期望发生的事情。

“虚拟现实”这个词总是伴随着人们头戴笨重头戴设备

“虚拟现实”这个词总是伴随着人们头戴笨重设备

但其实有另外一种理解虚拟现实的方式:把它看作地球生物进化不可避免的事实。

什么?虚拟现实不止是一个技术革新?一个骗人的玩意?没错,千真万确。虚拟现实扎根于地球生命形成的早期。

几年前我读了Daniel Dennett的《Kinds of Minds》,其中有描述动物如何构建外部世界的内部表征的图。

Kinds of Minds

Dennet展示了神经系统的进化如何让步于大脑,最终让步于意识。在这个过程中,内部表征变得越来越复杂,也可以更好地预测潜在行为的后果。

纵观生物进化史,动物的大脑变得愈发复杂并且能够适应复杂的环境(环境本身变得更复杂是因为别的动物的大脑也在不断进化,以此类推)从遗传适应到意识,所有的动物都构建了对世界的内部表征以保证能够正常地活动。这被看作是智力发展的最终动力和源泉。

images

在阅读《论智力》时我有一个重大发现:人类大脑顶部的新皮质向下传递信息,同时各感官向上船体信息。换言之,当我们的感知从耳朵、眼睛、手指灯部位向大脑的更高层次传递信息时,大脑也在向下传递“预期”,预测即将发生什么。

换句话说,大脑内部在不断预测一个虚拟现实并检查这个预测是否与获得的信号一致。

picture1

如果一切相符,并且碰撞的信号一致,大脑把它解读为“一切正常”。但如果检测到不同,那么各神经网络就开始行动,尝试处理差异。这看起来可能有点奇怪,如果你一直认为大脑只是一个从各感官被动接受信息的器官。

但想想这个:如果当高清现实从各感官涌入时,大脑尝试吸收全部信息,那么效率就会非常低。谁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现实同步运行一个基于预期的内部虚拟现实,只有在信息不匹配时采取行动则高效得多。显然,书中所描述的六层新皮质干的就是这件事,并且,皮层越高,处理就越抽象。

思考一下:当感官向上传递信号时,大脑的高层正在向下层感官传递尽可能多的虚拟现实。

因此:大脑是一个虚拟现实引擎。

动物大脑的集合对环境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就像一个反馈回路。整个生物圈是内部表征的一个巨大反馈回路,不断改变现实然后适应现实。

这个生物圈中巨大的多虚拟现实交叉投射在有大脑的动物出现之前就已开始,可以说生物进化一直都在把现实映入不同的内部表征中——储存于有机体的基因中——甚至是装扮环境的延伸表现型中。人脑只是定义生物圈生命的自我反省最复杂的版本。

所以,思考一下”Oliver Sacks描述的音乐幻觉,那些不幸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在第一次约会前完成计划的焦虑,思考一下你是如何在已知的语境中处理你看到的这些词语。

当你看到人们带着笨重的科技设备的图片,把它想成进化中不可避免的一环。人类不满足于平淡无奇的“自然”虚拟现实,我们必须把它做到极致。鉴于我们不满足于自然的现状,虚拟现实技术是无法避免的。

VIA ventrellathing

原文链接https://yivian.com/news/6956.html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英文阅读:点击前往映维网合作伙伴 RoadtoVR 阅读专业英文报道
入行必读:AR/VR,下一个计算机浪潮,下一个三十年科技文明!

发表评论(仅展示精选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