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敢于梦想的人而言, VR游戏为何值得等待

坐下来静静享受这次等待

在电视机下面的 Steam Machine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 虚拟现实成为未来的这条等待之路注定艰辛 , 尤其是这条漫长的路已经走到了第 25 个年头。

随着 Oculus Rift离我们的想象还偏离甚远,这个理想的实现看来又要推迟了。

由于HTC 加入竞争, HTC Vive 还有几个月就要推出,因此今年的发展势头差强人意,但是不要就此下赌注。记住两个词: Valve Time 。

也许等待VR的来临不是一件坏事。让最棒的科技梦想成真,没有现实的阻拦畅想伟大的事情如何发生,想想都觉得非常美妙。

52B

Space:没有最后一个,只有下一个

想象力游戏

哪款Wii游戏最好?也许有人认为是 Mario Galaxy,也有人觉得Smash Bros更好,但是却没有人憧憬 Lightsaber Game会带来多么棒的体验。

这几乎持续了整个过程,从发行到意识到触觉反馈的重要性,虚拟现实没有因为类似的延误而黯然失色。

52B1

一个好的光剑游戏看起来还很遥远,这绝不是批评 VR。其实我真的很期待这样的游戏。我不仅拥有而且很喜欢这套 Oculus DK2,我也一定会计划购买消费者版本,或 Vive,或者其他能够插入我电脑的有意思的设备。

头戴设备的变革

尽管神奇的幻境转瞬即逝,小瑕疵出现得飞快,令人沮丧不已,眼睛周围散发着泡沫的气味,头显也在发热,我们还是在使用它。

纱窗效应(能够看到像素之间的间隙,通过 DK2看到的世界就像隔着一层面纱),以及需要重新调整眼睛适应四周的环境 ,而不是看着屏幕的边缘,或添加色差把一个 2D平面变成3D 世界,等等这些小问题。

52B2

Oculus Rift DK2—清除障碍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问题都会被解决,通过环绕式处理视图,眼球追踪,更轻的设备等等技术。但总会有那么一些问题-一些小毛病让头显本应魔法般的效果变成了一个单纯的酷炫玩具 (Clip away不会翻译。。。)

魔力褪去

总是不满足,但很快便喜新厌旧,这也许是人类心理最令人沮丧的部分。我还记得第一次玩 Planetside 2时体会到的那种感受,玩家期待多年的大型多人战争游戏终于呈现其中,而且几乎免费,关于狙击枪和其他武器的价格争论过度惊叹于这个事实。

52B3

Planetside 2几乎实现了小说 Snow Crash所普及的Metaverse 空间理念,或者稍微还有一定距离。几乎从互联网的开端以来,这就是梦想 -是互动模式的圣杯。

终有一天,通过允诺过的 VRML(虚拟现实建模语言)等早期技术,我们将不再仅仅通过点击平板显示器订购 VHS录像带和Pog ,而是通过完美的数码化身在网络空间中穿行, 稍微暂停我们的购物狂欢,只是为了攻击黑冰,避免在游戏中死亡 (这可能意味着现实生活中的死亡 )。

碟形世界

即使是杂志封面的光盘都开始了行动,把 3D城镇做成了菜单等等。像 There和Second Life这样的虚拟世界都开始争先恐后地打造民主未来 …。我愿意花五虚拟币打赌你通过点击先进了几代的网页浏览器看到这篇文章的,但功能比Mosaic/Netscape/Web Explorer功能要少。

尤其是Second Life ,上面全部是用户的精彩创作,使其在现在在公众意识中等同于古怪色情,充斥着人们参加虚拟摇滚演唱会和研讨会,以及其他的合并相隔甚远的世界之间边界的原创想法。

52B4

现实常常如此扫兴。然而与此同时,当事物开始发挥作用,我们却从不欣赏它们。比如 GTA V-更准确地说,里面的那个城市,从惊人的艺术成就瞬间沦为平庸的枪战背景。

或者网络本身,这个‘彻底解放了人类所有知识’的地方也不过是“免费色情!”和关于谁( Optimus Prime还是 Arya Stark)将赢得战争的长篇争论间的一个小点。

只有在我们着手干某些事情,倾注热情和希望以及想象力并且持看好的态度,它们才能发挥最大的潜能。就虚拟现实来说,我怀疑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样一个事实 ,即使在90 年代,当第一个机器开始出现在游戏机室的时候,这也只感觉像是冰山的一角。 VTOLLegend Quest这样的游戏不是未来,而不过是花几英镑(或几美元)对未来的惊鸿一瞥,如果你能够幸运地玩到它们。

梦想在家中享受这种体验,玩 Doom(严格来说,游戏两年后才出来)这样的游戏,沉浸在我们最爱的游戏中而不会失去一个朋友。当然你可以买一套这样的设备,就如你可以在 eBay上买一辆坦克-你可以但是你不会这样做。

更老更睿智

25年之后,我们更老更睿智也更愤世嫉俗了,但是仍然秘密地保有与生俱来的孩童般兴奋,对瞥见本可以实现的未来而兴奋不已,从来不会感到无聊和不满。

不幸还记得 CyberZone 的人则可能是个意外,这个被网络朋克熟知的未来主义游戏,只是三分之一的游戏放在了英国城镇的糟糕3D重建场景中,配上射击鸭子的小游戏,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尽管花了几百英镑得到Oculus DK2,但是大部分时间它都是闲置的,除非我想通过 Sightline 、 或 Radial-G 这样的demo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未来是精彩的,而当下 …本质上来说,就只是现在而已。神奇的戏法如果你以前已经看过,就失去了它的魔力,因此只能揭露一次。第一口蛋糕的滋味通常是最好的。

至少承认这一点,我们才能好好享受对游戏的等待 – 技术不拘泥于现实,就如我们内心想要的一样。这次的没有了,永远还有其他不可能的东西等着我们奢求,不是吗?

否则就没有任何的乐趣了 …

 

VIA   techradar

原文链接https://yivian.com/news/7630.html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英文阅读:点击前往映维网合作伙伴 RoadtoVR 阅读专业英文报道
入行必读:深度分析:AR的过去、现在、未来与现实
入行必读:为什么Oculus Quest是历史性突破
入行必读:AR/VR,下一个计算机浪潮,下一个三十年科技文明!

发表评论(仅展示精选评论)

首页